作者:心上莲花群/莲儿

我是一个来自山东的女孩,家中就是我一个女儿,家境虽不富裕,但我集全家宠爱于一身。加上奶奶极为娇纵与溺爱,我从小养成了骄慢、强势、忤逆的性格。那时根本不懂得什么叫责任,不会对自己说过的话、做过的事负责任,也从没想过对父母、为自己的未来负责。

记得当时家里给我请来了保姆,我玩过的跳绳,直接扔在楼下就回家,保姆奶奶去帮我捡,我却用石头砸她。上小学时,我凭借着自己一点小聪明,每次考试都很好,所以从来不写家庭作业。我连父母的话都不听,你老师又算得了什么?所以没有一次家长会上不被点名批评的,父母次次弄得很难堪,我却根本不在意。我家中有个表妹,特别乖巧,很讨人喜欢。逢年过节时,妈妈总喜欢接她来家里住几天。可是她一来,我就觉得她抢了我的宠,于是她成了我的眼中钉。我总是趁爸妈不在的时候打她。还跟其他的小朋友一起把她骗出去,逼着她给我下跪。因为有艺术特长,我初中就开始学习音乐。音乐按说是雅致的,能陶冶人的情操,但没能改善我的心性。而且我总是拿着妈妈让我去老师那里上课的钱,买自己喜欢的东西,屡次这样,这让父母伤透了心。最关键的时候需要加课,家里没钱,父母低三下四地去为我到处借学费,可是我经常把这些借来的钱拿出去胡乱挥霍掉。现在想想,我实在是太过份了。

父母因此经常打我,我却越发地叛逆。我经常翘课去通宵上网,父母与学校总是找不到我。父亲常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,说我又逃课了。他总是和身体不太好的母亲,一个个的网吧寻找我。我还与同学们拜姐妹,经常打架、喝酒,整个一个小太妹。当时自认为拉风得不得了,我现在想起,全家的脸都叫我丢光了,唉!看到我平时的对父母的态度,宿舍的同学们经常当面说我太不孝顺了,但我全当是耳旁风。现在想来,孝是自己的事,但不孝父母一定是让人看不起的。

我从小经历的坎坷比其他女孩子多得多,无论做什么,只要到了我,就一定会不顺,一定被会刷下来。这让我当时很受打击,让我很想不通,我自认为比别人聪明,比别人能干,为什么事情到我手上就全都不行了?现在想想,这般不孝的人,是被排除在天地保护伞之外的,哪有什么好运可言呢?

上了高中以后,我开始看一些不好的书,并迷上了网络,开始网恋。那时对我来说,最大的快乐就在于此。小学初中还靠着点小聪明支撑着,高中沉湎于虚幻的爱情之后,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。班主任经常对我父母说,这孩子是打着滑梯往下降啊,拉都拉不上去了!

勉强上了个不入流的大学之后,课程不像高中时那么紧张,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泡网吧。那时我在玩一个叫“**团”的游戏,里面好看的衣服都是要花现金购买的,原始的和免费的衣服实在太难看了。像我这样爱慕虚荣的女孩子,自然要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,才好吸引异性啊!但是父母给的每个月的生活费却是有限的,加上自己从小不会做家务,更没有那个心思课余去打工,所以总是债台高筑。

大一下学期,我在游戏里结识了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朋友,我们没认识多久就有了性关系。游戏中的男朋友,可能会想到未来与责任吗?那个男朋友没多久就又找了一个,把我甩了。我当时很愤怒,一心想要报复他。因为他的新女朋友也是游戏里的,于是我认为,只有自己穿得更漂亮、更强大了,才能让那个负心人后悔!现在想想真是好可笑。

大学短短的四年里,我谈了好几个男朋友,无不是付出自己后,很快就不欢而散。现在想想,什么样的人感召什么样的人,当时的我,怎么可能会被好男孩子喜欢呢?

我家境本身就不太富裕,这个时候父母无法像过去那么由着我花钱了。我从来习惯于花钱如流水,打游戏尤其需要钱。正在过得很拮据的时候,我认识了一位老总,名字我就不说了,总之他很有钱,也很“喜欢”我。自恋、幼稚又爱攀比的我,当然经不起他的糖衣炮弹,很快成了他的小三,被他包养了。

他每个月都会去学校接我,好吃好穿地供着我,于是我有了充足的钱玩网游了。但是不知为什么,每次他走后,我总要莫名其妙地大哭一场,为什么哭,我现在也没有搞明白。每次见到他时,我也总是一副很不快乐、甚至很痛苦的模样,即使他把金山给我搬来,我还是很痛苦。对于他喜欢的性,我莫名地感到恶心,说不上来是恶心他,还是恶心我自己。但是回到学校后,一上网,立刻又拥有了自己的光辉和快乐,好像两个小时前还在痛苦深渊的人不是我了。

我很少跟学校里的同学们接触,没有一个知心朋友。我就这么孤单着、抑郁着、傲慢着。我觉得自己能被大老板包养了,很了不起啊!当时的我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多,后来就跟他分了。在这里,我想对那个男人的妻子说声:“对不起,我伤害你了!”想起我当时做的这样的勾当,真的很恬不知耻啊!当然,更加恬不知耻的还在后面。

有一次我认识了一个男孩,那男孩是我高中时一个好姐妹的心上人。出于虚荣与好强,我千方百计地接近那个男孩,试图让那个男孩子喜欢我,但他对我没什么感觉。为了得到他的欢心,我竟然荒唐地勾引他上了床。第二天,我觉得自己好无耻、好下贱!这是我最好闺密的心上人啊。我那时突然感觉自己好似行尸走肉、更像是畜生,感觉浑身冷得可怕,一照镜子,脸色发青,自己都感觉太可怕了!

那时我越来越堕落,也伴随着越来越摆脱不掉的焦虑。那种焦虑感,渐渐严重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,就是那样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的感觉,简直像极了地狱。这种痛苦让我无法自拔,那时我老是想一死来求解脱。有一次一口气吞了一整瓶安眠药,却被及时发现,救回来了。

我那时妇科病一大堆,医生说随时都有癌变的可能性。我瘦得很厉害,都快皮包骨头了,过去自己感觉还不错的脸蛋,现在皮肤发青、变得苍老,只能靠化妆品来掩饰了。我曾经很瞧不起的女同学们,无不是青春焕发,有的在恋爱,有的已经成家了。我却到这种地步了,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!我会舞蹈、会弹古筝,相貌漂亮,还经常被选为礼仪小姐。曾经让我骄傲的一切,都不复存在了,我还很年轻啊!镜子中真的是我吗?我简直不敢相信了,也无法接受!我变得好自卑。我想重新振作起来,但是身体总是无来由的感觉疲倦,总想睡觉,连工作都不能长期做下去了。我彻底相信了善有善报、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这个时候,我知道我该醒悟了!

所谓的“人有善愿,天必从之”,也许我的一念悔过的心,让我有了改变的契机。我又一次辞职乘火车回家时,我邻座是一位阿姨,她特别显年轻,我以为她不过40来岁的样子,她竟然说她已经60岁了,让我很惊奇。

她看我年纪轻轻,却脸色灰暗、形容憔悴的样子,很是叹息。聊起养颜之道,她说心态与行为才是容颜的主要决定因素。她给了我一份报纸,叫《家庭百科报》,让我带回家好好看看,也许能让我受益多多。我带回家看了,这一期是“戒邪淫”的专题,里面有很多跟我类似的例子,很多案例都跟我大同小异,让我感同身受,他们因邪淫而承受的后果,也让我触目惊心。

我的人生从这张《家庭百科报》开始得救了。我开始主动学习了《弟子规》、《女德》、《孝经》,并进了心上莲花群,跟着大家一起学佛。我越学越羞愧,回头想想,父母辛辛苦苦把我养大,我却是怎么报答父母的呢?家里被我弄得一团糟,父母为我伤心了多少年!我真的开始后悔了。当我跪下来哭着对身体已经差到了极点的母亲认错时,母亲的泪水夺眶而出,我们母女抱头痛哭了很久。后来又以同样的方式,对不到50就已经满头白发的父亲忏悔,父亲也是老泪纵横:“孩子,你能回头,我和你妈妈就值得。”

这一次我又回到了学校所在的城市工作。我租了一个很小的单间,每天按时上下班,回家做饭。我从小没做过家务,一切都得从零学起。我把自己的名牌衣服与首饰全部送给了小姐妹们,自己穿最朴实的衣服。过去我一条裤子都没有,全是超短裙,为此父亲责骂我很多次了,但是我从来都是当耳边风,一次也没有听过。这次,我完全听从了父母的话,只穿普普通通的裤子。这么一条裤子,妈妈已经给我缝了很多次了,但是我总是舍不得换,现在还在穿着,我再也不想让家里为我多花一分钱。

为了学习做家务,更为了锻炼自己,我特意找了一家宾馆上班,和那些大妈们一起做保洁。我每天干刷洗厕所、清理房间的工作,下了班就累得躺在床上动不了。屋外很多很多嘈杂的响声,但是心里却从来没有如此安宁过。发了工资,除了自己必要的开支外,我时常给父母买些东西,还会帮助一些助学机构、慈善机构,奉献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。有时候在路上,还会随手拣拣外面地上的垃圾,喂喂流浪狗等等。体会了这样安宁的生活,我方才感觉到,过去过的根本不是人的日子,那就是地狱!现在想想,我那时已经在走到毁灭的边缘了,如果不是偶遇火车上那位阿姨,不是偶然得到那份《家庭百科报》,我的未来简直无法想象。

每逢回家时,我舍不得让父母多做一点家务。每天晚上我用热水给父母洗脚,因为我曾经让他们吃了太多的苦,我一定要加倍地给他们补偿回来。做这些的时候,我内心无比的温暖,让我感到如同生活在天堂里,我被幸福包围着。

如今我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也重新拿起了课本,努力的学习,补充自己落下的课程。坐在窗前,阳光斑驳地映在我的书上,体会着从未有过的安宁,我幸福着,也坚信我的未来一定会更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