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荀子》说:“蓬生麻中,不扶而直,白沙在涅,与之俱黑。” 放牛的娃儿有牛骚味,养兰的姑娘带草木香,这就是环境对人潜移默化的作用。

在藏区行走时,时常在路边看到藏民一步一叩首,磕着千里路的长头去朝拜心中的圣地。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信仰的纯净,那种精神的震撼简直无以言喻。也许是那时结下的缘,后来读佛经时,我突然深深体悟到大乘佛教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,我觉得那种慈悲之心远远超越人世间的一切情感。

我们从来就不需要向身外寻求安止之地。返观自照,此心安处,即是故乡。

我们在面对一些事时,总是想有个了断。若想了时,永无了时。想起一副寺院的对联:“世间人,法无定法,然后知非法法也;天下事,了犹未了,何妨以不了了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