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良,是我妈妈性格中的一大特点。与生俱来,从未褪色。孟子说“人性本善”,我妈妈就是最有力的证明。妈的善良,体现在言行中,就是心心念念为他人着想,见人困难即伸手相助。若举事例,真是太多太多了,数不胜数。

(一)、对困难之人的帮助

1、对二大大的帮助

二大大,普通话叫二大娘。她的丈夫,我的二大爷,与我爸是叔伯兄弟关系。二大大一家,在我小时候于内蒙居住(困难时期逃荒去的),后来二大爷去世,加上在内蒙生活很困难,于是在1982年举家搬回了老家西社村(和我家同村)。回到家后,那真是除了空荡荡的几间房子外几乎一无所有。一个中年女人,带着两个十几岁的孩子,所面临的艰难生活可想而知。

二大大家搬回来之后,爸妈对她的帮助就开始了。

先是在她回来之前,给她准备了不少日用品。

之后,她家缺啥东西,只要我家有,爸妈就会毫不吝惜,倾囊相助。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从我家送到她家的东西太多太多了。甚至于我家做了好吃的饭,比如油糕、饺子、包子之类的,还有我们兄妹长大后给爸妈带回去的吃的,我妈可怜她生活拮据享用贫乏,每次(真的是“每次”)都会让我们送到她家。

从我家到她家,要经过一条大街,街上的村人不少。他们经常会看到我或我弟端着碗抱着盆前往二大大家。我妈接济二大大到什么程度?多年之后,某次我听一位邻居对我说:“村里人都夸你妈。他们说‘没见过这种人。啥也给人!西社村第一人!’”

送吃的送穿的送用的,这些比起帮助她儿子结婚筹钱来就算是小事了。

1992年,二大大的儿子(我叫哥哥)要结婚了。那时我们当地的结婚彩礼钱标准很高,压得大多数人家娶不起媳妇。我这个哥哥要想把媳妇娶进门,唯一的办法就是借钱。而他因为穷,借钱四处碰壁,没几个人愿意借给他。

不用说,二大大家的这个困难肯定在妈妈心上放着。

当时我家有钱没钱呢?我爸后来告诉我,那会儿我家根本没钱。不但没有,还因为前几年花费五六千修新房而负债累累。而当时,我哥哥、二哥(都比我二大大家的这个哥哥大)、弟弟都未结婚成家。

事实上,我这个哥哥在这件大事之前,已经多次向我爸妈借过钱了。做小生意缺钱,借;买三轮车缺钱,借(是我爸找单位同事借的钱);买化肥缺钱,借……而当时我爸妈的工资加起来才四五百块,经常是自己也没钱借给二大大家。怎么办?我妈想了个办法:她和我爸亲自出门给我这个哥哥借钱。当时借钱的情况是这样的:我爸妈把亲戚、邻居、同事都借了个遍。我爸是我们当地初中的教师,他把学校所有的老师们都借遍了。其中的“艰辛”过程我虽没亲历也能想象其难!那个时候人们大多没钱,每家能借给你多少呢?

最后,终于给这个哥哥借齐了8000多块钱。

那是我爸妈开了多少口,求了多少人,看了多少人脸色才凑来的钱啊!

帮着娶媳妇了,事儿还没完。

我爸妈帮着借来的钱,二大大无力偿还,8000多债务,她家只还了1000多,剩余的6000多是我爸妈一家一家的帮她还完的。二十多年前啊,六七千块钱是什么概念?我爸妈的工资加起来才四五百,我家的五个孩子都没结婚,那六七千得爸妈怎样节约怎样积攒才能有了啊!

还有事。呵呵。

在我爸妈帮二大大还钱的那些年当中,她的儿子还会找上门来向我爸妈借钱。孩子生病了,没钱买药;买化肥,没钱;还贷款,没钱……我妈呢,按道理不该再借给他了吧,不,回回都借!只要家里有,肯定拿出来;家里没有,我妈就马上去邻居家借,借下后再拿给他。这样的事儿,我就亲眼见过几次。当时的我每每“愤愤不平”:“妈,借的钱那么多还没还回来呢,怎么还借给他?!”

妈妈都是这样回答我:“不要这样。可怜他没钱嘛!”

更“过分”的是:爸妈帮二大大还了六七千后,她一直还不了我们。直到2005年爸妈要移居太原了,尚有四五千块钱未还。走之前,我妈主动上门告诉二大大:“那些钱不用还了。”——一句话,就把那么多的钱抹掉了。

后来妈妈对我说,帮二大大家这个儿子结婚借钱还钱之辛苦,比自己家三个儿子艰难多了。呵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