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索南卓玛

在2006年清明节前夕,我收到了母亲给我汇来的200元钱,从我上大学后,母亲一直有过生日给我加零花钱的习惯。当时内心还小小嘟囔,人家工作要花钱的,应该多打赏一点嘛。

两个星期后,我母亲因车祸突然离世。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将我推向深渊。这是我第一次直面死亡,一直不敢相信头天还和我通了电话的母亲就这样天人永隔。前一天上午,当时我梳着头,梳子突然断成两截,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于是打电话给我妈,问她最近是不是有亲人去世,她回忆了半天,说上周倒是有个远房的舅奶奶去世了。我说不像,应该是很紧密的亲人。没想到却一语成谶。

那年大寒,按照家乡风俗要立碑。表哥问我刻什么文字,我想了想,在我母亲的墓前刻上了这么一句: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。

现在想想,那个时候的我,压根没有“断奶”,没有独立面对这个世界的能力和勇气。心里老觉得自己不幸福、命运特别悲惨的人,当然得不到幸福。

这种依赖心理,让我继妈妈后,内心无意识地迅速找到了一个新的精神支柱。这个人是我当时的男朋友,现在的老公。我和老公年少相识,现在算起来已经有12年,结婚4年有余。2006年初,我妈妈去世后,他抱着我说,妈妈这棵大树倒下了,以后我就是你的大树,照顾你一辈子。那个瞬间很美好,这是一句真心实意的承诺。感恩老公在最艰难时刻的温暖。

职场的艰难,北漂的打拼,在这里就不细表了。2008年夏天,我们很幸运的交上了一套二手房的首付款。房子位于甜水园,这个名字,寄托了我们对新生活无限美好的憧憬。成为房奴的那天傍晚,夕阳很好,我俩手牵着手,坐在117路公汽最后一排,在春秀路的眉州东坡吃了顿庆祝餐。犹记得那时因为买房囊中空空,那顿饭也吃得捉襟见肘。那天刚好是7月13日,北京申奥成功七周年,餐厅电视中人们在庆祝,再等20多天即将迎来北京奥运,我们也在庆祝,因为从此之后我们有家了,在偌大的帝都,我们有个小小的栖身之所。

乔迁新居后,我的家庭观念越来越严重,依赖倾向也越来越严重。这里的依赖并不是物质依赖,而是精神层面的依赖。那个时候的我不停的渴望温暖的话语,希望他能无微不至的关爱我。我老公是个外表温和、但内心非常倔强的人,情绪起伏非常大。所以,经常他无意中做的事或说的话,我内心就能把自己设定在“受伤者”角度,狠狠难过很多天。日积月累,负面情绪像滚雪球那样大,每次吵架都会把过去他所做的各种“劣行”全部回顾一遍。

结婚后,这种情况依然得不到有效转变。他逐渐不搭理我,培训开会出差的机会越来越多,回家越来越晚,在家就把自己关在另外一间房间,完全不沟通。我偏执的性格再次被激发,像所有疑神疑鬼的女人一样,查他的手机、QQ和行踪,一有风吹草动,两个人就打架打得不可开交。一边是我寻死觅活,一边是他暴怒之极、头也不回甩门而去。那段时间我俩各自都暴瘦了30来斤,内心煎熬就像活在地狱一样。他不在的日子,我抱着狗相依为命。很久之后,因缘际会,连狗也离开了。最惭愧的是,那段时间连累父亲继母公婆大人为我们担惊受怕,日夜睡不好觉。

我开始四处求神问卜,试图“拯救婚姻”。动手修改自己家的风水,花光自己的积蓄祈福做婚姻法事,请了各种各样的符咒和加持品,在家里的佛堂忏悔哭泣,祈请上师加持,将所有的修行全部回向给我丈夫。那段时间,真是有枣无枣都打一竿子。效果仍旧不明显。为什么?现在想起来,念经改风水贴符咒,都是外缘,固然能化解部分外在的障碍,但我们的内心始终被巨大的贪嗔痴所束缚,又怎么可能得偿所愿?

后来,他精疲力尽对我说:“这么多年,我感觉你一直都没有长大,跟你在一起太累了。”

我绝望了,写下遗嘱,割腕,用刀划着自己的心口,一个人封闭在打开煤气的厨房里。狠狠嘲笑自己,还学佛多年呢,不相信因果业力吗?遇到不好的事情,冤亲债主找你讨债的时候就想不认账?只能过甜水、蜜水泡大的日子,就不能心甘情愿笑着承受痛苦?煤气呛人的味道,让我内心还仅存的一丝清明复苏了,突然感悟到:所有的痛苦,都是自己内心的造作,即我执。把自己看得太重,把所谓的“情爱”看得太重,入戏太深。

我手腕上的疤痕,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,消逝无影踪了。时间也在逐渐抚平内心的伤痕,后来,又过了一年,我终于明白:向外求幸福,永远都是缘木求鱼。变幻莫测的外境,如同镜花水月一般,只有做个内心安定幸福的女子,才能真正幸福。你微笑,世界也对你微笑。

很多人,包括我自己,遇到一些不公平的事情,总是会愤恨的认为:凭什么XXX这样对待我?

我有个小伙伴对我说,凭什么他就不能这样对待你呢?是啊,人家当然可以这样对待我。我又是谁,你又是谁?对“自我”这个概念看得太重了。既然是最亲的亲人,为什么不能慈悲一点呢?包括对自己,也要慈悲。真正想明白了,就能放下自己的执着了。

20岁生日的时候,我曾经非常文艺、非常小清新地在一张抹茶绿的卡片上,给30岁的自己写了一封信,自己跟自己约定,30岁的时候再打开。前段时间从北京迁徙到上海,整理行李时突然想起来,就翻了翻。

上面写的是:“30岁的你,你好吗?我现在很爱很爱一个人,你和他还在一起吗?”

我心里默默的说:“是的,我们还在一起。只是这种爱,和之前的已不同。”

狭义的爱情,是占有欲。最开始的时候,我爱他,是因为他长得帅,符合我内心的 男友标准;后来我爱他,是因为他是可供我依赖的精神支柱。这一切,根子上都是围绕着自我的感受。

现在,我和我老公,既是茶米油盐酱醋茶的夫妻,也是修行路途上相互扶持的道友。我很感恩他,不是他,我根本无法打破自己从少女时代开始的情执幻象。有时候想起来,内心真的很感恩他。当出现一些让人感觉不舒服、逆增上缘时,人才更容易坚强和成长。我自己是经常把他当菩萨来看的。跟他一起生活,内心的智慧和体悟又会增加不少。

当然,还是那句话,人生无常。缘分,就像天边的两朵云,相互交会,又逐渐分开。这30年,因为自己的种种原因,没有保养好身体,落下了一身疾病。所以,这个肉体躯壳究竟能存在多久,很难讲。如果有一天,当我们彼此分离的无常到来,我相信我们会平静、从容、欢喜的对待这一切。我们能做的就是,在一起,就相互善待一天,执手之手,与子偕老。

人世间有很多揪心的苦,有一种苦,是你自己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时候。多少人,也许都来不及说再见,就已经永别。比如我和母亲。又或者,一个类似于我这样的众生,蹲在人潮涌动的昆明火车站候车室等车,或者在零时平稳行驶的MH370航班上,听着机上娱乐设施沉沉入睡,他们可能是旅行爱好者、打工者、出差人群,可能是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,但却永远无法预测下一刻将经历的事。所以,请活在当下,珍惜当下的每一个瞬间。

心上莲花点评:

记得前些年看过一则报导,有一家国家的媒体曾经发起征文,评选出自己认为一生最幸福的时刻。最后评选出来的结果,不是中奖,不是讨老婆,不是吃山珍海味,而是一位年轻母亲的话:看到孩子吃饱后,睡得香香甜甜的样子,那一刻是我感觉最幸福的时刻。

幸福感,有获得的幸福感,也有付出的幸福感,付出的幸福感远远强于获得的幸福感。就象这位母亲的幸福感是基于母爱的付出,因照顾好了孩子而感到幸福。我们平时也有体会,发自内心的帮助别人、解人苦难,立即会生起很强的快乐感。所以做善事,既是自己帮助别人,也是别人成就自己的过程。

而获得式的幸福感,很容易变成索求无度,因为人的欲求是无穷的。当无法一一满足时,就形成心理落差,一切痛苦都是在现实与期望值的落差中产生的。就象上文中的女子,刚开始在婚姻中只会索求“无微不至的关爱”,而索求往往是建立在有形或无形的强迫乃至伤害对方的基础上的,这种索求实际上是让对方越来越无法爱自己。所以一切围绕着自己的感受为中心,把自己的感受太当回事,则离幸福越来越远。不学会从心中解决问题,一切求神问卜、风水祈福,都是缘木求鱼、毫无助益的事;诵经念佛,也是浮光掠影,很难得到真实受用。佛法是心法,首先是要从心上解决问题的。

学会关爱身边的人,痛苦就随之而愈;把心量打开,推己及人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及至逐步生起悲天悯人的情怀,自己也就得到了极大的快乐;忘了自己,也就成就了自我的安乐国土,安乐从来不在心外。菩萨大慈大悲,心中只有众生而完全没有自我,所以菩萨是最快乐的人。去寺院看看,哪一位菩萨不是洋溢着安祥的微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