妗子帮妈妈照顾哥哥姐姐二哥各两年。他们三人工作之后,只要回家,妈妈都会让他们去看望妗子。带上吃的,带上钱。如果他们因忙碌无暇回家,妈就让他们给妗子寄回钱来。年年如此,从未间断,直到妗子五六年前去世。记得十年前,姐姐有次给妗子邮回来800元钱,当时正值春耕之际,妗子的儿子因无钱买化肥正发愁,姐姐的钱及时赶到,解了燃眉之急。全家很是高兴。

妗子有两个孙子。大孙子娶儿媳妇时找妈妈借800元钱,妈妈拿给他1000元,并表示这个钱送给他了;二孙子十几年前结婚找妈妈借钱,妈拿出了5000元,说,“这是给你的,不用还了。”之后,这个二孙子离婚,五六年前再婚时,还想找妈妈借钱但不好意思开口,就找我二哥借了5000元。妈知道后,又拿出3000元送给了他。还是这个二孙子,十几年前借我哥哥2000元钱,一直未还,妈告哥哥“那个钱你别找他要了,他困难”;五六年前借二哥的5000呢?这两年妈也同样叮嘱二哥不索要了。妈去世前,这个二孙子带着5000来还我二哥,二哥听妈妈的话,没要。

妈自己对妗子,更是尽心竭力地去照顾。除了经常送去好吃好喝之外,还把妗子接到家里来像待母亲一样侍奉。妗子去世后,妈送去1000元安葬费,三周年时,妈又送去1000元。 在对妗子的报恩上,妈做的最“过分”的就是对待这个妗子的二孙子,他一而再,再而三的借钱,妈一而再,再而三的给钱——不是借给,是送给。因爸妈他们自己的日子是省吃俭用,想方设法的节约钱,但对这个妗子的二孙子却一次次的“阔绰大方”,为此我多次对妈妈表示非常的不理解。我说,“妈,你报我妗子的恩,对我妗子好就可以了,你也做得非常好了,为啥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给二小那么多钱?”妈说:“你不知道你妗子对咱家有多大的恩德啊!那个时候,如果不是你妗子‘接收’了你哥姐,妈妈怎么上班挣钱啊!”我说,二小是她孙子,对妗子好就可以了嘛,没必要对她的孙子那么好呀。妈说,对你妗子的孙子好,难道不是对她好?受了人家恩惠却不好好回报还叫人吗?我只好感慨的说:妈,你报恩报了三代人!

2、对宝宝舅的报恩

我家有一个很远门的亲戚,东社村人。比妈妈小一岁,我们叫他舅舅。我家在东社村时在他家借住了两次,加起来共有六七年时间。

第一次借住时,我姐姐、二哥三四岁,舅舅的妈妈照看了他俩半年。

这在妈妈心中当然是一大恩德——虽然,妈当年是给人家“付工资“的。

我们第二次搬到舅舅家住时,舅舅的妈妈已经去世了。舅舅穷,娶不起媳妇,孑然一身。我们住舅舅家西房,舅舅住东房。与舅舅相处六七年,关系非常融洽,从没闹过不愉快。主要原因就是妈对舅舅太好了:平时我家有什么好吃的,必定有舅舅的一份;一到周末,外地教书的爸爸回来后会给我们改善一下生活,妈必定会请舅舅来吃。过年过节就更是了。舅舅去地里劳动后,没人给他做饭,妈就经常让姐姐给他做,有时候还给他洗衣服……

我上高中那年,我们搬回西社村居住,舅舅也离开了东社村家到几十里外的一个村子做了上门女婿。在与舅分开的近三十年中,逢年过节舅会来我家做客或我们去他家看望他。每次见面,妈都会给舅舅一些钱。尤其是我们兄妹挣上钱后,妈每年都要求我们给舅舅送钱去,而且是每人一份,不能互相代替。

近几年,哥姐二哥经济上宽松了一些后,带爸妈天南海北旅游了不少地方。妈就想到了在农村生活一辈子,从没出过远门的舅舅。于是,妈给舅舅“策划”了两次旅行:一次是带舅舅去西安,一次是去北京。都是爸爸专门带舅舅去玩的(爸爸都去过了)。这两次旅游,在妈妈的“策划”下,爸带舅舅乘飞机、坐动车,让舅舅享受了高级交通工具的新鲜与舒适,欣赏了外面世界的美丽。

妈去年冬天临终前还惦记着舅舅。妈对我们说:你们在妈妈走后,一定要经常去看看你舅舅。他老了,没什么亲人,你们一定要对他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