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责难佛教:“在面对外敌入侵之时,你是在庙里念经,还是拿枪杀敌?”军人有军人的职责,出家人有出家人的职责。佛教的职责是教化人心,从根源上改变社会。人心平了,战争就随之而消,灾祸就随之而灭,否则天灾人祸永无了时。

学佛归根结蒂是超越世间法,不沾染世间的一切。不是以一个标准取代另一个标准,而是置身于标准之外。善恶两不著,是非皆打破。跳出身外观自身,跳出心外观自心,一切都只是迁流不息的现象而已,这就是佛法中的观心法门。

前几年我与弟弟拜访一位高僧时,弟弟请教师父:“我面对一些事情时,也不知为什么很容易生气?” 师父告诉他:“你为什么生气?是因为你心中有一把尺子。你总是拿这把尺子去衡量你看到的一切,当这些事与你心目中的标准尺度不合,就会生气。如果心中没有了这把尺子,哪来的烦恼?”

人的生活层次一旦超过温饱线,幸福指数就与财富数量没有太多关系了。

有了执着的自我,贪嗔痴就会与善业恶业汇成生命之流,裹挟着,波连波,直至遥远的未来。一期生命结束时,在强烈的执取之下,因心而生另一场生命流程。这时候,什么样的心,就感生什么样的世界。如同忙忙碌碌的演员,登场退场、上妆卸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