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次去东林寺期间,去了一趟庐山脚下的白鹿洞书院。当天正是下雨天,书院游人稀少。阶下青苔、院中古树、门前涧流,旧时风物犹在,只是物是人非了。书院门前的当地历代科举名单榜长得不可思议,在漫漫烟雨中,有一种迷离得不再真实的感觉。千古风流,总被风吹雨打去。如朱熹先生在《白鹿洞书院》诗中所感慨的:“弦歌独不嗣,山水无辉光。”当年儒家人才济济,兴盛数千年。如今书院还在,儒家经典也在,只是没有传人了。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”。再好的道,也需要后人的传承与光大的。   

儒家从西汉儒生董仲舒借皇家力量,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进入主流地位。一直以来,都是因王朝的尊崇而存在与兴盛的。自清光绪末年废除科举,儒家的命运也随之走到了尽头。时至今天,我在现实生活中,从来没见过以正统儒生自居的人了。佛教从来都是游离于政治之外,依众生的善根而存。所以从来不愠不火,却有屡毁屡兴、绵绵不绝的生命力。

以前是儒、释、道与杂家、阴阳家等等思想构成民族文化的根基,现在儒家香火断绝了,道家也衰落了。杂家与阴阳家只能依附于于术数、武术等,处于社会边缘地位,时至今日,已是支离破碎。融通人天之间的中医,也在风雨飘摇之中。“灭六国者,六国也,非秦也;族秦者,秦也,非天下也。”从五四以来,西风东渐,我们自己一遍又一遍地亲手毁灭一切传统社会的文化与道德根基。但历经百年沧桑,一片废墟中,却从未能建立起一种新的适应本土的普世价值观。时至今日,物质财富是发展进步了,可社会心理却越来越脆弱,焦点事件越来越普遍,社会燃点越来越低。

满目疮痍的,何止是白鹿洞书院,何止是儒家,何止是传统文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