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见到网上一些对南怀瑾先生的非议,谨谈一点个人的看法。

南怀瑾先生,如其书斋对联所言:“上下五千年,纵横十万里;经纶三大教,出入百家言”,一生著作等身,影响深广,是当代中国传统文化的中流砥柱与集大成者。

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传统文化,历经风雨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之所以依旧光艳可鉴、风采照人,就是因为有南怀瑾先生这样的很多知识分子的弘扬。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;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;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。”凡是出众的,没有不受非议的。

就佛法而言,南先生是有传承的密宗金刚上师,于禅密二宗,造诣尤深。无论是佛法知识的广博、还是实修实证的功夫,都达到了很高的境界。南怀瑾先生二十六岁上峨眉山,为取得寺庙支持他闭关阅藏,在一天夜里,他当着僧众发宏誓愿——弘扬儒释道诸子百家,接续中国文化断层,为此请普贤菩萨作证明:“自己所证悟对否?刚才所作施食(与降服)方法对否?上峨眉山闭关阅大藏经,将来出来弘扬三教百家,接续中国文化断层,对否?”话音刚落,夜空下的山谷突然灿如白昼,并伴随裂空之响,在场僧众无不震撼。

南怀瑾先生阅藏结束后下山,拟诗一首以明志:“不二门中我亦僧,聪明绝顶是无能。此身不上如来坐,收拾河山亦要人。”诗中明言,先生自己的宏愿,就是以在家之身,弘扬三教百家,接续传统文化的断层。当时的传统文化受西方思想的冲击,可谓是支离破碎、哀鸿遍野,需要有人出来收拾河山。

南怀瑾先生以其自身的文化素养,将古老的佛法带入了现代知识分子的视野。许多文化人,就是从南怀瑾先生的丛书开始了解佛法、进而归入佛门。而知识分子对于佛法的推广能力是相当大的,从这层意义上看,老先生对于佛法的普及,实在是功德无量。  

佛法的传播,是三根普被、利钝全收。所以既需要像南怀瑾先生那样的高层知识分子的参与,也需要我们这等草根初学者讲讲因果故事、善恶报应;既需要明心见性的大德直指人心,也需要熟人朋友的相互介绍。佛法的传播,从来都是有两种途径,一出家、一在家。佛住世时,佛现出家相,维摩诘居士现在家相。当代人中,在家居士中,也有元音老人、黄念祖老居士、南怀瑾先生等大德,应众生根性而化,让佛法如春风化雨、深入人心。

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言: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