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三法印

三法印指无常、无我、涅槃。注意这里是“无常、无我”,而不是“诸行无常,诸法无我”。无常与无我,遍五蕴之一切处,而不光指“诸行”与“诸法”。若单说诸行无常,诸法无我,是将三法印窄化了。

无常是时间分析,无我是空间分析,这是佛教的核心世界观——“世界”二字,世指时间,界指空间。《金刚经》上说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”。如梦幻泡影是从空间意义上说的,如露亦如电是从时间意义上说的,这一偈讲的就是三法印中的无我与无常。而佛法的最终指向,一定是涅槃,这是三法印中的涅槃印。

三法印是佛教与其它宗教的区别所在,凡指向三法印的就是佛教思想,凡违背三法印的即不是佛法。

2、五蕴

五蕴是指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,是构成生命的五大要素。

“色”指构成生命的物质基础。在佛教中,将物质概括为地、水、风、火。地为固态及其性质,水为液态及其性质,风为气态及其性质,火为能量及其性质。一切物质都不外乎这三种状态加上能量。

“受”包括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种触觉。

“想”包括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在内心的影像,包括念头与情感。

“行”是指一切变迁的现象。对自我的生命而言,包括身行、意行、口行。

“识”,如前所说,识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这六种感官中产生的六种世界体系,包括视觉世界、听觉世界、嗅觉世界、味觉世界、触觉世界、思惟情感等。识是生命结构的最高层次,佛说:齐识而还,不能过彼。不要认为在识之上,还有个“真心”、有个“佛性”,没有!真心只存在于妄心之中,真妄不二,一体两面。

这五蕴中,色是物质基础,受、想、识三者是感受与精神层面;色、受、想、识四者是空间存在概念,行是时间概念,指色、受、想、识的变迁过程。

现代心理学对人的一切分析,最高达到精神的层面,也就是五蕴中“想蕴”的层面,认为精神就是“我”的核心。卡笛尔说,我思故我在。但请问是什么在认知这个精神?是什么在认知“我思”?这个就是佛教中的识的概念。

这个识在认知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也就是在认知色、受、想、行。没有这个识的参与,人不过是一架精密复杂的肉体机器,虽然能对外界有自然的反应,但不会认知自我的存在,也就产生不了自我意识。

高科技制作的机器人,也有类似于生命的各种传感器(感受器官),也有相当复杂的记忆与分析程序(类似于生命体的大脑),但没有“识”的参与,它产生不了自我意识,它不知道它自己在干什么,也不知道它自己的存在。与国际象棋大师下棋的计算机“深蓝”,其记忆与分析能力远在常人之上,但它不知道它自我的存在。

科学界一直认为,思维能力达到一定高度就能产生自我意识,但思维能认知思维吗?没有高一层的“识”的参与,即使复杂如“深蓝”也不能产生自我意识,有识的参与,即使最简单的生命体–如蚯蚓,也知道它自己的存在。识是有情生命与无情类生命及物质世界的分水岭。

五蕴是构成生命的五大必要因素和全部内容,缺一不可。在无常的原则下,五蕴需要不断地补充,否则生命无以为继。我们的一切行为都是在补充这五蕴,以维持生命的存在。迁流不息的五蕴构成生命现象,现象之中,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。生命需要对五蕴无止境地补充,为之奔波不停,片刻不能止息,这就是苦,苦的根源是无常。

六入、四食与五蕴是从不同的视角分析生命现象。六入与四食也可以纳入五蕴分析的范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