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、六入

佛教是一种建立在心理分析及哲学意义上的宗教。佛教的根本目的是解决生命个体自身的问题,故而一切的分析皆从认识论出发,亦即以个体生命的自我认知为出发点,分析生命现象及与个体生命相关的世间。

我们知道,唯物论是以物质为出发点,对物质世界穷尽分析,对生命自身也基于物本位。其优势是长于解决物质层面的问题,弱点是拙于解决精神层面的问题。佛教是从个体生命对自我生命及世界的认知来分析问题,为我们对自我及世界的认识,提供了一个不同的视角。这里没有对错之分,只是需求不同,故分析角度不同。佛教是要解决每一个生命个体的问题,故从生命本身的认知分析入手。

就我们人类而言,对世界的认知不外乎六种途径:眼睛的视觉、耳朵的听觉、鼻子的嗅觉、舌头的味觉、身体的触觉及感知、加上情感思惟。这就是佛教的“六入”,即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这六入与后面谈到的“识”构成眼识、耳识、鼻识、舌识、身识、意识,六种识构成“我”的世界。比如眼识构成视觉世界、耳识构成听觉世界、鼻识构成嗅觉世界、舌识构成味觉世界、身识构成身体感受世界、意识构成自我的精神世界等等,这六识构成自我的世界。芸芸众生、苦乐悲喜、天地万物,不过是构成“我”的世界的调料。一个生命一个世界,六识之外没有世界。

世界只是“我”认知的世界,山河大地只是“我”这个生命个体眼中的山河大地,一切的现象都只是自我的认知,也是构成自我世界的一部分。如果没有了这个“我”,“我”的世界也就随之湮灭,了无痕迹。有人说,不管自我这个生命体是否存在,都不妨碍这个世界的客观存在,这种说法是从物本位出发的。人要解决自身的问题,有必要从人本位出发,从自我的认知入手。将物质世界分析到分子原子乃至夸克及弦论,对解决人的精神层面的问题毫无助益。

人有种种痛苦烦恼都是源于自我的认知,烦恼本身就是六识中的意识。看电视是眼识的需求、爱听音乐是耳识的需求、喜欢香味是鼻识的需求、爱好美食是舌识的需求、运动按摩男女之爱是身识的需求,一切情感与思惟是意识的需求。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需求超越这六种认知体系。

生命是由六识构成的一个暂时现象,没有了这六识就没有了生命。生命只有不断变迁的现象而无实体。而这六入与六识皆是迁流不息、无法停留的,要保持生命的存在,必须片刻不断地满足这六识的需求。我们被迫追随这些无常的需求奔波不止,这是生命的苦之所在。苦的根源是无常。

4、四食

四食是从生命需求的角度来分析生命结构,四食包括:粗抟食、细触食、意思食、识食。

粗抟食指食品、水、空气等物质需求,这些需求构成生命的物质存在;细触食指眼耳鼻舌身等感受的需求;意思识指思惟情感的需求;识食指自我认知的需求。粗抟食构成物质存在,后面这三者构成生命体的精神存在。

四食与五蕴,有完全的一致性。其中粗抟食指“色”的补充,细触食指“受”的更叠,意思食指“想”的变迁,识食指“识”的变幻。为什么在这里只分析四蕴,而没有行蕴?如前所述,色、受、想、识是空间分析,行是时间分析,五蕴即反映佛教的时空观。四食侧重空间分析,而时间包含在空间的变迁之中。

生命的存在必须有这四食,缺一不可。这四食迁流不息、不能恒久存在(即行蕴表示的变迁),故生命的存在必须不断补充四食,为这四食奔波不息。因为一切皆是无常,四食之中,并没有一个恒定不变的自我,“我”只是四食组成的一个暂时现象,缘在则在,缘尽则灭。所以一切的努力最终都是毫无意义的。即使在当下,也找不到意义所在,所谓意义,不过是意思食的需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