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一位朋友,是很厚道实诚的一个小伙子。在本市娶了位姑娘,小俩口幸福得恨不得化作一团。“三日入厨下,洗手做羹汤”——不过下厨煲汤的是小伙子。这姑娘有福气,小伙子烧饭洗衣服挣钱,家里家外的活全包了。姑娘可以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,百般宠爱在一身。

这小伙子是做设计的,不久开了家装潢公司。他为人好,生意很快就做得风生水起。装修行业要跑现场,设计施工都要亲自操心,又忙又辛苦,回家还乐颠颠地做饭洗衣服侍候老婆。日子虽然忙碌,但是也很甜蜜。

生意场上,只要上了这趟车,往往就身不由己了。这小伙子生意眼看着越做越大,陪伴老婆的时间也越来越少。老婆青春年少,无所事事,红杏枝头春意闹,不久闹出墙了。时间一长,就渐渐露出蛛丝马迹,一次两次被发现,小伙子生气归生气,但都没有揪着不放。只要老婆能收心,以后好好过日子,他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风波过后,小伙子反省自己,觉得自己生意太忙,陪老婆的时间太少,自己也有责任,就给老婆办了几张信用卡,让她好好享受一下。这老婆也挺能花钱,听说一个月刷个十来万是常有的事。

饱暖生淫逸,老婆在网上又渐渐地玩上了一夜情。小伙子在外跑工地,她出去跟人厮混。后来风言风语多了,小伙子脸上挂不住了,生意场上混的人,还得活张脸面不是?他找了位警察朋友帮忙查查,人家那可是专业水准。很快就在她和人开房的时候,被小伙子堵了个现行。她虽然理亏,但心里底气足,她还真打心眼里看不起这小伙子。小伙子是外地来的,她是本市人。也许是受了些网上骂凤凰男的帖子影响,她虽然没有什么文化,但都市小资优越感十足。总感觉跟着小伙子,是委屈了自己。又觉得小伙子一个乡下人,翻不出什么水花,根本就没往心里去。她之前那么多次外遇,小伙子不也没敢把她怎么样么?

在所有的行为中,没有比邪淫折福更快更直接的了。业障所缠的人,总是会身不由己去“作”,玩命地折自己的福。她继续放纵着自己,不久再次被小伙子堵了个现行。小伙子终于绝望了,提出了离婚。她觉得离了更好,反正自己能找到更好的。离婚的时候小伙子27岁,她30岁,儿子归她。

离开了小伙子,她才发现,梦想很傻很天真,现实很瘦很骨感。那些当时说得千好万好的男人,这会儿提到要结婚,一个个溜得不见人影了,这下她有点傻眼了。她又是个花钱如流水的人,自己没有上过班,没有收入。于是就办了信用卡,自然是越欠越多,最后要求小伙子给她还了几张信用卡,其中一张就刷了9万多。

两年后,小伙子又找了个新媳妇。这一下再想指望小伙子也指不上了,她就和各种男人开房,拿钱。有些男人不肯给钱,她就暗中拍照什么的,要发给人家的老婆。

夜路走多了,总会遇见鬼。她遇到了当地的刺儿头,人家根本不吃她这一茬,反而拍了她的不雅照,发到当地网站上。虽然网站很快删帖了,但她在当地还是一夜成名。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,她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,再想嫁人也不好嫁了。

眼见自己陷入了困境,财源也断了,她只好再掉过头来找小伙子。开始说借钱,后来越说越离谱,说开房,开一次给多少钱,小伙子越发不敢搭理她了。再后来跟他说,反正他现在这么有钱,就包养了她呗——短短几年,从手心的宝,到路边的草,不知情何以堪!这一切,都是邪淫惹的祸。周星驰说:“曾经有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,可是我没有珍惜,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,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,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……”只是,往事只可成追忆,人生没有再当年。

没有生活来源,手头越来越窘迫,她说不养儿子了。新媳妇觉得孩子可怜,二话不说就把孩子接过来。前妻没了钱,又发短信约小伙子来酒店聚会。结果这则短信刚好被新媳妇看见了,新媳妇不动声色地回复短信,约好地方。在酒店敲了门,一打开,看见前妻裹着浴巾来开门……(此处涉及暴力情节,删节N百字),前妻从此再也不敢找小伙子了。

后来,前妻被几家银行追债,又没有经济来源,走投无路,终于去了红灯区做了小姐。这时的她已经30多岁了,年老色衰,在红灯区跟年轻小姑娘们没任何竞争优势,混得很艰难。

这事追溯到源头,她的父亲也是私生活极不检点,当年也是有名的浪荡。现在感召这样的女儿,招来家中的不幸遭遇,这或许就是共业吧。

心上莲花点评:

那天宣智师兄在心上莲花群里,讲起她身边朋友的这个小故事。我在整理过程中,越写心情越沉重。她本来是很有福报的人,因为不懂得惜福,因为邪淫与错误的观念,把自己的福报迅速折完了,在孽障与苦海中恶性循环、越陷越深,终至不可自拔。未来的路,更是不敢想象。

想起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凤凰男的帖子,以及满眼的诲淫诲盗宣扬一夜情的内容,可以想象这背后会造成多少悲剧性的后果?发帖的人倒是痛快了,只是网络传播迅速,直接与间接影响的人无以计数,这因果方面的后果,只怕不是自己可以承担得起的。 很多人一说到因果,就觉得前世今生,飘渺无迹,所以无所顾忌。实际上,因果不见得要跨越生生世世的生命之流,更多在当世,甚至就在当下。这女人短短几年间,从蜜罐子似的幸福,到地狱般的绝望,哪一步不是自己一点一滴“作”出来的?前面的“作”是因,后面的悲剧是果,这就是当下的因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