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0/00:00

我有位相处很多年的朋友,曾经有几年经常头疼。有一次,他在书上看到一个偏方,需要用猫头鹰炖汤做药引子。去妻子工作的地方时,他看到单位院子后面一棵古树的树洞里有一个猫头鹰的窝,刚好有一只母鹰在里面孵卵。他想办法抓到手,带回来炖着配药方子了。窝里有几个鸟蛋,他也就没管了。这件事,他妻子也是在场的。

不久后,他妻子怀孕了。怀孕七八个月时,妻子腿脚上开始水肿,而且一直头疼,太阳穴那片尤其疼得厉害。到几家医院检查,就是查不准,都是当感冒治。她自己怀疑是不是高血压,那天还特意请医生量过了。刚巧又量得不对,说她血压正常。

从医院回来的当晚,她躺在床上,一直说头疼。突然手足抽搐,嘴里不断地冒血沫子,随即昏死过去了,持续昏迷了几个小时。送到医药抢救,医生一看,是“子痫”,也就是重度妊娠高血压。

前不久刚炖了正在孕育孩子的猫头鹰,自己怀孕的妻儿紧接着就在生死边缘打了个来回。而且用猫头鹰做药引子治头疼,刚巧妻子的病也是表现为头疼。这样的巧合,让人不能不怀疑这中间的关联性。更不好解释的是,当时她挺着个大肚子,看了三家医院与诊所,因为担心用药问题,都是特别强调了有孕在身,但三位医生就没有一个想到这种常识性的疾病。连发病当天,因高血压引起了头疼,这么明显的特征,竟然又碰到将血压都量错了的医生。这一连串低级错误的误诊,恐怕是业障所缠,就没打算给她们母子一个逃脱的机会的。

疾病有身体内部的问题,有种种外伤,还有业障病。前两者是可防可治的,需要平时的调理及医疗来解决。业障病却总是在人力的控制范围之外,再谨慎的医生、再好的医药条件,也是无可逃避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