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0/00:00

我广东东莞一位朋友的亲戚,结婚那年,正好赶上地下六合彩开始在大陆泛滥。当时他妻子已经怀孕了,现在养孩子成本高,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他想起了六合彩。他们属于高学历的,脑子特别好用。观察了一段时间,观察到买六合彩的人基本上都是亏的,挣钱的百里难挑其一,而做庄家的则大多都能挣到钱,于是他们开始做起了小庄家。由于智商高,加之运气好,较之那些大字不识几个的土庄家,他们自然更是如鱼得水,很快挣了不少钱。

那些年六合彩泛滥时,所到之处,如同蝗虫过境。一般一年半载之内,一个地区的财富就几乎被吸空。家破人亡的事时有发生,我老家村子里就有因买六合彩而疯掉的,本县里与地下六合彩相关的自杀甚至灭门惨案也时有所闻。所以,做地下六合彩的庄家是造大恶业的事。建立在别人的家破人亡基础上的财富,能干净吗?现在打着各种招牌的传销,其本身不产生任何财富增值,所以不管说得如何冠冕堂皇,都是上家骗下家。虽然在这场精心编织的骗局中,每一个人都能挣钱,但事实上绝大部分低层人员是血本无归的,传销的财富也来源于此。无数低层人员的血泪造就少量的金字塔尖顶,这同样是挣的罪孽深重的钱。

再说这小俩口,后来孩子生下后,爱如珍宝。哪知几个月后,孩子似乎不对劲,虽然个子在长,却没有一般孩子的正常反应。抱着孩子到处检查,最终确诊为脑瘫。至今七八岁了,除了吃,除了整天哼哼唧唧地哭,什么也不会。连坐都坐不起来,一天到晚手脚无意识地抽搐。他们后来分析是有点难产,孩子缺氧所致。这只是表层原因,否则为什么单单他们碰到这种低概率的事?世间无一事不被因果牵。当初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而行不义之事,现在却彻底输掉了孩子的一生,还搭进去自己的半生。

《天下无贼》中刘若英扮演的女贼王丽,一反常态地拼命保护着被贼盯着的傻根。将近结尾处,她对男朋友说的一句话很让人动容:“我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,我想为孩子积点德。”

一直有个传统,产妇要多吃老母鸡、活鲫鱼等下乳。很多人产后烦躁不安,或者产后忧郁症,以及婴幼儿的多病多灾,与此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。婴幼儿根基不稳,杀业尤其易显。专为婴儿杀的,孩子就要无辜地承担一部分业报。在前不久我发的一个帖子中,“嬿过无痕”说过一个事例,原文节录如下:

(起因:上海同事姐姐家的孩子病了一个多月,怎么也治不好,后来听通灵的人说是吓着了)她姐姐就嘀咕了:孩子到底啥时候吓着了呢?百思不得其解。后来碰到亲家说起此事,结果亲家公一拍大腿说:“噢,我晓得了,有一天(十一期间媳妇带着孩子回娘家过节)我杀鸡,切了鸡头,想让宝宝认识一下,就对宝宝说:‘宝宝啊,这是鸡头哦!’后来又杀鱼,然后就说:‘宝宝,这是鱼头哦!’”同事姐姐听了,气郁在心,心想:“这个神经病,害得孩子病了一个多月,我也折腾死!”但是对方是亲家,又不好骂。

上述节录的这个事例,就是婴儿无形中参与了杀业所致了。

我好几次见到一些女性小偷,抱着孩子做掩护偷东西。在云南边境上,时常有一些怀孕的妇女,利用自身的孕妇身份贩毒。还有一些妇女利用人们的同情心理,抱着孩子在大酒店门口要钱的事更是屡见不鲜。骗那一点钱是小事,让人产生了乞丐都是骗子的印象,就断了很多人的行善之心,这种后果才是大恶业。也许她们可以说是为了孩子不得已而为之,殊不知,这些做法正是在亲手断送孩子的未来。

我们在生活中可以发现,平时多行不义者,子女贤能的可能性极低,更多的是不成器、不孝,甚至或残病、或夭折、或蹲大牢。你说这几种,哪一样不是生命无法承受之痛?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起码应当知道有所能为,有所不能为。最低的限度,如刘若英在电影中说的:“为孩子积点德。”古人有言:“但存方寸地,留与子孙耕。”“方寸地”指的是心田,若求儿女贤,先须种心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