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0/00:00

早上在附近吃早餐时,听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起邻居两位儿媳妇的事。前两天小儿媳妇生了孩子,她婆婆高兴得不得了,在医院跑前跑后精心照料着。大儿媳妇很不爽了,提起自己生孩子时的往事,说婆婆太偏心。谈论这事的人说:“她凭什么不高兴?好像全世界都欠她一个人的。不管给她多少,谢字都没一个,都是应当的。从来就不给别人一丁点好处。”

听众人说到,那小儿媳对老人很好的。她前些天回了一趟娘家,带了几个乡下的土鸡蛋回来,都拿给婆婆了。把老人感动坏了,她说:“你怀着孩子,娘家给你补身子的,这鸡蛋叫我哪吃得下?”小儿媳在外面吃个早点,看那店里的豆浆做得挺香浓的,就装了一大杯给婆婆,坐个小三轮回去,一路颠着,只剩大半杯了。事情虽小,却足以见到她那份心了。

因果并不是都要回溯到前世今生的,而是无处不在、触目即是。像这一家子,大儿媳妇那种心态与行为,凭什么让人喜欢她、善待她?又哪能让大家对她有好印象?小儿媳那份善心,又让人哪有不喜欢她的理由?这种前因后果,就是当下的因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