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0/00:00

在我的博客中,宋师兄讲了一件她身边发生的真实事例。

前些年,她老公的朋友夫妻俩都下岗了,日子过得很紧巴,公婆与一个没结婚的小叔子都挤在她家这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里头。嫂子很少说话,很和气的一个人,跟公婆住这么多年,从来没听说她对公婆有什么看法,从来没像周边其他女人似地说长道短、搬弄是非,都是家里家外的活干得利利索索,把公婆伺候得很舒坦。

当时,家里人七拼八凑好不容易买了辆出租车,老公和小叔子一个白班一个夜班。嫂子开了个小店铺,打烧饼卖。因为家里穷,小叔子老大不小了,也没个对象。后来好不容易找了个对象要结婚了,没有钱啊!大哥就拿出开出租车几年挣的辛苦钱,给弟弟买个房子结婚。十几年前房子很便宜,但是也得十来万。大哥还把出租车让给弟弟开,让弟弟与弟媳两口子过上安生日子,自己去找别的事做了。

后来大哥几年几经折腾下来,慢慢地就发达起来,现在车有好几辆,千万资产都不止了。

从这个事例上,也联想到了孝道的问题。以前儒家讲孝悌,悌指兄弟情义,悌同时亦是孝。小弟生活不济,必是父母的心病。照顾到小弟,去了父母最大的心病,做到了悌的同时,也是大孝了。许多人只懂得尊重父母,但为了利益,不顾兄弟姐妹手兄之情,使父母忧心,这恐怕算不得真孝。
《王凤仪言行录》中记载,他的姑父以孝成名。王凤仪先生早年在他家扛活时,看到姑父一家子轻贱因儿子当土匪而沦落到无依无靠的姐姐,就告诉姑父:“您老只能孝身,不能孝心”,“姑娘是妈的心尖,你叫你姐姐在伙房吃饭,你和你妈在上房吃饭,她们母女暗中流泪,你还看不出来,你算哪一路的孝子?”姑父听了,半天没讲话,然后竖起大拇指头说:“我摊着你这样的亲戚,真算我有德。”立刻把姐姐请到上房,痛哭流涕地悔过。知过能改,善莫大焉。什么样的心,生什么样的命。有对待母亲的这份孝心,这位姑父能成为名门望族,并不是没来由的。没有这份心,哪有这场富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