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两天飞飞与心上莲花群宣智见面时,偶尔谈起了以前大学广播站的学姐,便勾起一段往事。宣智念大学的时候,在学生会做广播站栏目。这位学姐高她们一届,长得圆圆润润的,特别可爱。大学的时候,学姐谈过几次恋爱,对于男女之事看得比较开吧,这方面比较乱一点。那几年,她原来是和别的系的一个男生恋爱,后来又和广播站的一个男生走到了一起。

再后来,在一次学生会活动中,她认识了邻系学生会的主席,那个男生长得高大帅气,学姐一见倾心,芳心暗许。她很聪明,知道男人容易由怜生爱。有次接触中,她跟那位男生说自己自幼柔弱多病,但是很坚强地念书,考上大学,又进了以文笔著称的广播站,将栏目办得风生水起、春色满园。学姐的柔弱与才华,让男生顿时心生怜惜,由怜生爱,两人很快就相恋了。

小情侣一时风月情浓,早忘了是来学校读书的。不久,沉迷于爱情的学姐考试就挂科了。这次考试关系着毕业证的事情,学姐就在一天晚上去找了导师——潜规则,你懂的。在导师的运作下,学姐的成绩自然是顺利地过了。原以为这事神不知鬼不觉的,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,哪想到有些事总在意料之外。那位导师在一次喝醉酒后,出人意料地在班上提起这事,还说是学姐自己送上门的。同学们瞬间“石化”,教室里一时变得安静极了。这事很快在系里人人皆知,她的名声算是毁了,从此在系里抬不起头。人自贱而后人贱之,大抵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
很快这件事就被男生知道了,学姐在他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。但不管学姐怎么哀求与辩解,男生还是坚决地和她分手了。这事不光关系到感情,更关系着一个男人的脸面。接受了学姐,意味着从此在学生会里不用混了。本来学姐恋爱时,就不怎么参与学生会的事了,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,影响太不好,很快被飞飞清退了——那时飞飞是学生会主席。感情、学业处处不顺,学姐很痛苦,痛苦中的学姐又有了新感情,而且还比较乱。在这过程中,飞飞曾私下里劝过她,大意是说,性与情上的混乱,特别折福,尤其是折感情的福。学姐听着,觉得这话特别搞笑,飞飞反倒被臊得一脸红。

后来大家毕业了,当时圈子里的朋友,嫁人的嫁人,工作的工作。事如春梦了无痕,那些明明暗暗的经历与爱情,似乎都在白云苍狗中渐渐湮没了。学姐也嫁人了,大家相互联络的时候,常见学姐高调晒幸福。听学姐说,老公家房子车子都有,老公很疼她……总之是花常好、月常圆、幸福一万年。

幸福中的学姐又找到了那位系主席前男友的电话,经常打电话给他,说自己多么想他,心里梦里都是他。那时男生已经有了新的女友,她不知道怎么弄到了新女友的联系方式,一次次跟那女孩诉说自己与男孩相亲相爱的经历,耐心地证明男生最爱的人是她。尽管男生一再解释,那是同情不是爱,学姐都没听到。可怜的新女友,单纯如一张白纸,哪里见过这种场面?于是和男生一次次的吵架——那段时间,学姐很满足。不久,前男友就和新女友分手了,学姐马上提出复合,她忘记自己已然结婚了。再后来,新女友已经结婚了,这时学姐才说了实话:“我就是见不得你们好!”

后来学姐跟飞飞说了实话,她一次次炫耀的高富帅老公,原来只是个家境平常、没读过什么书,又极没主见的男人。车与房子自然也有虚夸的成分。车是有的,是农用车;房也有,是农村自建房,还跟公婆住在一起,她只有一间窄小的卧室。也没钱,家里的钱都是婆婆一手掌管着,可以说要什么没什么。以学姐的学历、相貌与才情,按理说嫁个条件好的没问题。但她在学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早就被邻居知道了,附近都传遍了。她觉得自己柔弱多病,又没脸见人,毕业后就一天班没上过,最后阴错阳差地嫁了现在这个老公。

也许是以前流产太多的原因,学姐进门三年都没有怀孕,照现在这样子看来,恐怕以后也怀不上了。婆婆抱不上孙子,见到她就觉得碍眼,动辄就骂。婆婆很强势很泼辣,她哪里是婆婆的对手?老公最开始还会调解几句,后来便当没看见。学姐不久就顶不住了,服软了,一个人包揽了家里所有的活,结婚的房子也被迫腾给小姑子住了。学姐当然不愿意的,婆婆冷笑:“我家的房子,想给谁住就给谁住,给谁住都不给你这不下蛋的母鸡住!”

学姐很憔悴,日子很煎熬。煎熬中,想起大学的那些男友。她从家里偷偷的拿了钱去看望前男友,想重圆旧梦。后来没钱了,学姐就又回来了。回来后,婆婆勃然大怒,好一顿收拾。学姐如今在家完全成了家里的出气筒,老公已经很少理她。

学姐有位同学是她邻居,听那邻居同学说,学姐娘家等钱用,她母亲说好了收人家6万的聘礼,若是离婚,就要归还聘礼。这事不是两个人的事,而是两个家族的事。学姐自己没有工作,娘家家徒四壁,家里又没个可靠的人,在强势的婆家家族面前,她没有退路,只有忍气吞声的份。再见飞飞时,学姐哭一塌糊涂:“飞飞,我终于感觉到什么叫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了。”只是不知如今深陷在痛苦中的学姐,回想往事历历,可曾追悔过?

点评:

很多人觉着,趁着年轻时好好疯一把,多少感情与性经历、多少风月无边,都没有关系,最后找个好男人嫁了,或找个好女人娶了,便一切安好。只是这世间哪有这般便宜的事?凡事都是有定数,用一分就少一分,用完就没了。感情的福,也是一样的。物以稀为贵,感情用得太滥,身心都脏乱的像个破旧的布娃娃,又哪有让人怜爱你的理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