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0/00:00

我外公生于上世纪初,年轻时自然经历过战乱。在日本侵华期间,我外公被日本军队抓去当了几个月伙夫,学会了一些日本话,竟然跟他们混得很熟了。有一次,不知什么原因,日本兵将邻县的进口村全村人都集中在一起,拿着机枪要把他们全扫了。我外公冲出来,苦苦哀求。也许是他们命不该绝,也许是菩萨护佑,日本人竟因此将村民全放了。待日本兵走后,许多村民给我外公下跪叩头。当时我外公外婆身逢战乱,贫无所依,进口村全村人凑米凑物找房子给他们安家。后来,他们在进口村住了好几年,直至战乱平息才迁回老家。

外公懂得一些偏方草药,专治无名肿毒。那时乡村贫穷,医疗条件差,些微小术竟救人不少。小时候我在外公家住了几年,经常见到有人来求药。不管是白天黑夜,还是刮风下雨,外公拿起锄头就上山挖药,让来人在家喝茶等待,从不收人钱财,而且那时也没有以偏方求财的风气。

有一个人病得很重,当时家人将后事都准备了,后来有人建议抬到我外公家来,经治疗,竟然起死回生。过了几年,有一次,外公到那家人附近劳作,遇上暴雨,离家又远,人牛俱饥寒困乏之极。于是,外公找到那家,敲门进去,说明原因,并说人倒没事,牛累了一天,借一把稻草给牛充饥。那人冷冰冰地拒绝了。外公默然而出,在别人阶檐下避一夜雨。回来后,外公抱怨了一阵子,说再不给人治病了。后来有人求上门,他照样拿起锄头上山去挖药。再几年,那人旧病复发,自知有愧,宁死不来我外公家就医,竟因病而终。我们也是后来才听人说的。

外公身体极强健,除了70多岁时生了一场大病外,平时几乎不生病,近80岁还能耕田,最后无疾而终。他去世的头晚,大家还一起看电视,外公看了一小会儿就去睡了。第二天早上,我二表哥在窗外叫外公吃早饭,怎么喊都没有回应。感觉不对头,撬开门一看,外公已走了。当时他侧身而卧,脸色红润,面容安详,形貌如生。

早几年,我妹妹开车出车祸,车翻到山坎下去了。她当时已昏迷,奇的是几乎没受伤,只是惊吓过度。她说当时翻车时,清楚地看见外公在面前伸手将她接住了。我想这个情景只是昏迷时感应到的一个隐喻,真正的原因是外公一生积德行善,福德流泽,荫及子孙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