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0/00:00

昨天附近卖手机配件的老板娘找我问八字,谈到了她舅舅家的事。她舅舅17岁的大儿子,前两年在学校组织的一次温泉浴中,莫明其妙地死在温泉中。虽然得了几十万的赔偿,但舅舅与舅妈的悲痛哪里是钱财填补得了的?她舅妈每次看到她的弟弟——亦即舅妈的外甥,都要哭一回,她弟弟都不敢轻易去舅舅家了。她弟弟与舅舅的儿子同年的,出生时间只差一个来月,原来俩小孩很要好。舅妈见到这个外甥就想起她自己的儿子,哪能不伤心的?

她舅妈一共生了三个儿子,另两个都早早夭折了。一个是病死的,另一个孩子,父母不在身边时,自己爬到灶头上去,掉落到开水锅中烫死了。现在最后一个儿子又没了,舅舅舅妈膝下无儿无女,只怕永远也抹平不了心上的那份伤痛与凄凉了。种瓜黄台下,瓜熟子离离;一摘复一摘,日暮抱蔓归;闻此长嗟叹,人生多别离。

这位老板娘问我是不是他们命中克子,所以才这样的。实际上,八字不过是福报与业障成熟的时间表而已,而不是决定因素。这么大的事,我相信一定能在现世找到原因。于是,我问她:“你舅舅有没有做过什么很坏的事?”她很果断地否定:“我舅舅舅妈,人很好的,对我们都非常好。”我问她舅舅是做什么的,她说这两年在开石料场,这之前开杂货店的。我又问再以前做什么的,她说是杀猪卖肉的,杀了十多年。舅舅家自己也养,一般每年都要养七、八头猪,都杀了卖了,日子过得很好的。问到这里,原因就不言自明了。宿世的因不知怎么样,仅这一生,杀业都这么重,哪能不招果报的?

她舅舅杀猪是子承父业。她外公在世时杀了一辈子猪,五十多岁得癌症去世后,她舅舅接着做这行买卖。舅舅兄弟三个,一个到别人家当上门女婿了。另一个兄弟在广东这么富裕的地方,照样穷得不堪,日子过得朝不保夕。这个舅舅日子过得富裕一点,三个孩子却先后夭折了。这位老板娘的娘家也很贫寒,外公膝下的儿女没有一个过得顺心的。这两代人的业报虽然有所不同,但业报之重,放在谁身上都是生命无法承受之痛。这也是他们业重,相互感召吧。

我以前在公家单位上班时,旁边卖肉的屠夫欠单位一位嫂子的钱,老是拖着不还。将她惹急了,于是上门骂人:“你再不还我钱,我咒你像那些杀猪的一样,死时七天八夜断不了气!”卖肉的人平时皮糙肉厚、大大咧咧的。当时听到这种话,脸色却一下子变得很是难看,说她骂得太毒了,当天就找人借钱还给了这位嫂子。在我老家,就我所知,杀猪行业的人几乎无一善终。大概这位屠夫见同行的不善终见得多了,才对这句话这么忌讳。可忌讳有什么用呢?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还要他愿意放下屠刀,才有回头的机会。人临终时太多折磨,属于不善终,这是落恶道的典型表现。这种情况下,未来世的果报是很不容乐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