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0/00:00

昨天与一位朋友闲聊中,听到几件事例。

他外婆与村子里的另一位老太太都是长年持素,很相信因果。不是信佛教,只是那种民间的朴素的信仰。与外婆一起吃素的那位老太太,去世那天下午,还有人请她去给小孩收惊,她答应晚上去做。中午睡午觉时,她一觉就睡过去了,这就是传统观念中五福之中的一福——得善终。得善终者,未来世必定生往善道。

他外婆临终时虽然生了点病,但很安静地去世了。去世后三天,身体一直很柔软。一家人从没接触过佛教,没见过这种事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按佛教的说法,去世后身体柔软是生往天道乃至西方极乐世界的表征,未来世的福报是极大的。世间善行很多,老人仅持吃素一种即得如此善报,看来行善是没有吃亏的。

按当地的风俗,在下葬时要取公鸡的鸡冠血祭奠,然后杀鸡待客。老人去世前曾叮嘱女婿,一是请客时安排素席,二是将这只祭奠的公鸡放生。因为大儿子的阻挠,素食宴没能摆了,但女婿还是偷偷地将这只鸡放走了。公鸡被放后,就去了坟上,每天呆在坟地周边,再也没有回家,直至半个月后,被人在坟沟里偷去宰杀。难道它知道是老人救了它?我听到这件事时,实实在在被它感动得不行。

不要说动物没有灵性,放生时,这类事我都亲眼见过一些。我有一次到菜市场买菜,满盆子的龟都安安静静地呆着,只有一只颜色偏浅黄的大龟在我刚经过那里时,开始非常急切地往外爬。当时,我心里突然感到不安。我当天没买,回来后心里一直觉得很不对劲,于是第二天又过去,刚到那里时,那只龟又开始拼命往外爬,我赶紧买下来。刚抓在手上时,它惊恐不安。后来告诉它带它去放生时,它就安静下来了,脖子伸得长长的,任我怎么抚摸它,非常温顺。

过了几个月再一次去滇池时,广阔的湖面上,一只大龟远远地游过来,停在离我很近的地方,一直看着我,很久都不走。我想应当是它。那地方在公园旁边,人来船往很多,为什么刚好我去的时候它就出现了?后面我一直在想,它是不是与我曾经某一世缘分很深?否则何以解释它与我之间这么强烈的心灵感应?只是在茫茫无边的轮回中,我们从此离散,天各一方。回头看去,我们又有多少至亲至爱的人,在无尽的轮回中流散四方,不知沉沦到宇宙洪荒的哪一个角落。

我一位师兄放生时,那只龟也是游出去几步,又回过头来看她,而且长久地不离开。与她同去的一个不信佛的朋友都感动了,大叹这小东西太通人性了。

我的皈依证师清禅法师,在大理的无为寺讲经期间,早上寺院开门时,看到一对巨型山龟趴在寺门口。后来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经龟甲年轮测定,山龟皆寿逾千年。这事我从未听师父讲过,偶然在网上看到的,去年我在无为寺现任住持那里也得到了证实。有兴趣的话,打几个关键词就可在网上搜到。山龟的寿命一般不超过300岁,这一对山龟恐怕已非凡物。凡受皈依后,如果不是极端情况,来世即不再落三恶道。我想这对山龟应当是知道高僧到来,特地来求受皈依,以期脱离畜生道的。动物的灵性,有时远在我们的想象之外。

还听我前面那位朋友说过一个相反的事例。

他老家的街子上,有一个老太太的两个儿子是混江湖的。老太太在菜市场卖菜,仗着儿子的狠,与人发生矛盾时,动辄叫来儿子武力解决。一次因为与一个小伙子因斤两发生争执,她叫来两个儿子,将小伙子的衣服剥得光溜溜的,满菜市场追打。这件事因为太有新闻性,在那个小地方轰动一时,老太太也因此风头十足。

过了几年,两个儿子在街上开饭店,旁边哪家生意好了,就用黑社会手段逼着别人关门搬迁。有一家实在是生意太好,舍不得搬,提心吊胆地硬扛着。兄弟俩横着走惯了,哪见过这么不识相的?盛怒之下,大白天拎着刀上门,将那家两口子砍了,一死一伤。兄弟俩很快落网,一个斩立决,一个斩监候。老太太也从此晚景凄凉。

当年这哥俩横行乡里的时候,因果又在哪里?实际上,有时候并不是没有因果,只是我们缺少了一点点耐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