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0/00:00

我继父前年年底生场重病,当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,家里几次都准备烧纸了。那时公司还没放假,我赶紧请假从云南赶回去的。

起病的前一个月,一天傍晚,继父将家里的剩饭菜都搬到院子里的桌子上,铺上很多碗筷,面对着空荡荡的桌子不断念叨着:“你们吃,没有好招待,别客气!”母亲看到,吓了一大跳,急忙拿出念佛机打开,摆在桌子中间。继父又在旁边连连说:“还是这个东西管用,看他们一个个连滚带爬地跑了。”

一般人到老年,若是阴阳两通,多预示着天年将至。果然,第二个月继父就起病。我请假回家之前,他已经卧床不起,吃不进任何东西,整天如同魂不在身,老是讲些莫明其妙的话。他有几次已经陷入昏迷,我弟给掐着人中,他又晃悠悠地回来了。

回家那天,我请一位主修《地藏经》的朋友帮忙诵经回向。我回家后,当晚开始诵经。我刚开始念时,他还是胡言乱语,似乎不在阳世。念到一半,他神志开始清醒,对外界有了正常的反应,说话也有条理起来了。念完后,继父就说了:“这经念了管用,这几天一直很难受,听着听着就好多了。”又要求我第二天早晚继续念。以后到了时间,他就提醒我开始诵经。我妹妹看得一愣一愣的,服气得不行。这些天妹妹一直在身边侍候着,被继父说的很多话吓得够呛,这会儿亲眼看到《地藏经》的神奇,对佛菩萨大增信心。第二天,她主动去买了些泥鳅放生。过了两天,再次去放生,她都是主动的。

随后几天,继父时而清醒时而糊涂,但总体而言是向好的方向发展,再过几天已经能够起床了,不久就完全康复了。糊涂时,他老说房间有外人,每天都要说好几遍,是“派出所的人”。一次我问他几个,他说两个人。我想是不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来收人了?莫非阴世也与时俱进,阴差也穿上了类似阳世的警服?我妹妹就是被这些话吓得够呛。到了去年,继父康复之后,又跟我聊起生病时的一些经历。那时,他好几次被人带去审问,有一次“还来了个大官”。我问他怎么知道是大官,他说跟班的人非常多,各种仪仗,排场很大。后来,我总结继父一生的业力,主要是杀生多了。从我记事起,他稍有空闲就下河捕鱼、网鱼、电鱼,这可能就是差点落恶道的原因。

当时刚看到继父时,他眼神涣散,整个鼻子黑而暗淡,按相书的说法,这就是阳寿将尽的典型特征。念过几遍《地藏经》后,他眼神开始有了神光,鼻子颜色逐渐好转,近乎正常,尤其是鼻梁,开始泛出亮色,这是明显的时运好转的表现。

按照命理,当年下半年是继父一大劫。人的寿命会有一个个的坎,过了这个坎又能活一些年,直至下一个坎。看来继父这次这个生死之坎是躲过去了。回家之前,我的另一位亲人为继父起了一卦,卦辞是:“灾散福门开,无边喜气来;目下相逢处,须当得横财。”什么是横财?我的解释是念《地藏经》的功德。平白地得了这么巨大的功德,有什么“横财”大得过如此大的功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