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言

有一次,心上莲花群的法法师兄与我聊起她十八岁那年的灵异经历。虽说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”,在微言大义与眼前的事实之间,我还是愿意选择尊重事实,尽可能地还原当时的真实情形。一方面记录下偶然一现的浮光略影,让我们看到还有另一种世界的存在;再则,在这次看似特异的经历中,折射出的对佛教的正信与迷信的问题,发人深省。如下是她的自述:

我高三那年满了十八岁,很高兴自己成人了。我平时人缘好,生日都过了三次——和不同的同学过的。过完生日后,就上吐下泄,接着觉得学校食堂味道很难闻,一闻到就想吐。刚开始以为过生日玩得太疯,吃坏肚子了。就改吃方便面,或者吃零食。到后面什么都吃不下了,只能喝水,都快饿死了。

回到家,妈妈带我看医生,前前后后地看了几处,但一点作用也没有。后来一位会通灵的亲戚,说可能不是生病,是招了阴事。就请他到家里来做了法事,还是没有效果。

这般折腾了很多天,我都快不行了。天天躺在床上就想吃东西,只要我说想吃什么,我妈就马上去弄。可弄好了拿到面前,又吃不下了。那阵子可把我妈折腾得够呛。

我妈打电话给外婆,把前前后后的事说了一遍,哭着说女儿快不行了。外婆着急了,让我妈回娘家,说那附近有个人很厉害,找他看一下。到了那里,我妈一进门,那人就说她身后跟着一个人。这位师傅摸着我妈的头,说是不是这个地方痛?我妈说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师傅说:“她在弄你的头,你哪能不痛呢?因为你头痛,只吃点止痛药,要不就忍着。你又不找人看,就找你女儿了。”

那位师傅把这人长什么样,什么发型,穿什么衣服,多高,都说了。问我妈,这个人是谁?我妈一时想不出来,就打电话回家问。我爸接的电话,又找奶奶问。奶奶一听,跟我爸说:“还能是谁?是你奶奶啊!”仔细一想,可不是吗?就是她了。

知道她是谁了,师傅就和她沟通,为什么要害你曾孙女儿?她就说了,她一辈子信佛、烧香、吃素,死了却投不了胎,在那边处境很不好。说我家有佛缘,她就找上来了,要我们想办法。

家里人一听就有点生气了,有什么事,既然能找上我们,就不能托个梦吗?大伙若知道了,哪还能不管?她偏不,和活着的时候一个样,二话不说就先弄人一顿再说。

她活着的时候,虽说跑庙信佛,按说信佛的人要修心吧?但她却不像个信佛人的样子,信歪了。就是那种烧几根香,整天求这求那的那种。虽说吃素,也只是想以此换点功德。平时在生活中,也是为人不太好的一个人。

我伯父是长孙,她很喜欢,就领过去自己带。等生了老二,也就是我爸,却很不喜欢。那时赶上饥荒年,家里的粮食都是她管着,她分配放多少米,做多少菜,做多了要挨打。伯父大一些,会自己吃饭,她会盛得满满的给他。我爸爸小,坐地上吃,又小又没力,吃得慢。等分给我爸爸的那一点吃完,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所以我爸爸饿得又瘦又弱,三岁都不能走路。以前那年代,做媳妇的是不能上桌吃饭的,所以我奶奶也是长期吃不饱。

有次我奶奶饿得受不了了,往房间里藏了一点东西,准备偷偷吃。被我伯父看到了,跑去跟我曾祖母说,说妈妈藏吃的,结果我奶奶又挨打了。我伯父眼看自己妈妈挨打,还在旁边看热闹。

有一次,我爸饿的不行了,看她在做饭,他不会走,就在地上蹭过去,想弄点吃的。我曾祖母拿烧红的火钳,戳我爸的脚。我爸声嘶力竭地哭叫起来,奶奶听到我爸的尖叫声,跑过来一看,脚都快被她烫穿了。问她为什么戳我爸?她说戳着好玩,看我爸爸能不能站起来走。可怜啊,我爸爸吃不饱饭,哪有站的力气?还听说,县长下乡视察,不知道什么地方让她看不顺眼了,上去就给县长一个耳光。

我伯父是她带大的,受他影响,和她性格很像,也是为人不太好。那年我爷爷得血吸虫病,后期发展成肝癌。爷爷病势重了,伯父是长子,按风俗,要去长子家落气的。最后那些日子里,伯父一家嫌弃爷爷。吃这个说对身体不好,吃那个说影响药效。爷爷呆不住了,死活不愿意在他家,就搬来我家了。住在我的房间,也是在我的房间去世的。为了在我房里放冰棺,办丧事,我房间的墙被打掉一边。爷爷出殡之后,伯母偷偷问我,爷爷睡你的床,死在你房里,现在你住着不怕啊?我说自己的爷爷,有什么好怕的呢?

后面在我出事的时候,那个过阴的师傅说我拖了那么久不死,是爷爷一直把我抱在怀里,死死挡着她,不然我早死几回了。我们家的人一念孝心,让我从生死边缘中侥幸逃脱,可当时谁能想得到呢?

我伯父后来的结局很不好。他没有儿子,堂姐堂妹很不孝顺,现在日子过的很苦。我觉得他都是从小受到曾祖母不好的影响,人品方面不是很好,所以堂姐堂妹有样学样。这样的人,这样的命,看来这因果真是有的,只是来得早点晚点而已。

再说我撞邪这件事。当时过阴的师傅问她,想怎么样,才能放过我?她说她是信佛的,吃素一辈子,功德还不够,不能投生。让我妈妈也吃素,让她得到功德。虽说不高兴不情愿,但到了这份上,没得选择了。商量之下,就答应初一十五吃斋。我妈下午许愿吃斋,我晚上就能正常进食了。

我妈回来以后,供奉了两个牌位,我曾祖母一个,我爷爷一个。爷爷放二楼,因为爷爷在保护我。曾祖母的牌位是按她的要求,供在灶台对面的墙上,随时监督我妈吃素。

为这事,我爸很窝心,见不得我妈吃素。说她活着的时候虐待我,死了还找麻烦。我爸反对的厉害,没过几年,我妈就开斋了。开斋之前,还是找师傅处理过了,主要是怕了,不听她的,谁知道她会不会又找麻烦?

人要经历了一番生死劫难,看世界的眼光就不一样了,这事让我对一些事想通了很多,也成了我后来信佛的契机。所以说,逆缘也常常能成就人的。现在回想起来,曾祖母跑庙信佛,却从来不懂得什么是正信的佛教。活着时不懂从心地下功夫,死后还以要挟后人吃素来求功德。功德是戒定慧、是慈悲喜舍,这种求法,哪来的功德可言呢?想想她沦落到这种地步,不是没来由的。

我妈吃素几年对她是不是真的有用,还不好讲。反正当时师傅说她这情形,很难出来。今年村旁边修路时,给她起坟过程中发生的一些事,也令人觉得她很可能没有超升出来。我还是多念念《地藏经》超度她吧。

按语:
法法师兄是在QQ上跟我讲的这件事,听了之后,心里五味杂陈。这种心性,感召这种结局,这就是得其所吗?只是这样的故事,听起来太沉重了。

很多人表面上是信了佛,内心却把信佛当成跟拜土地财神一样,念了几句佛号、烧了几枝香,就觉得跟佛菩萨签了生死契约似的,什么事都得罩着自己。从来只知道向佛菩萨求这求那,贪嗔痴一点不减,戒定慧基本没有。要说带业往生吧,又没有往生之愿。这种信法,就是把佛教信成迷信了。

佛教不是崇拜万物之主的宗教,而是佛法的教育,是当下的安心法门,是指向心的解脱的路径。“诸恶莫作、众善奉行、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”,这个“佛教”是佛的教诲的意思。学佛的人,在行为上止恶向善,在心性上净化自我,这才是正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