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代大儒王阳明为右佥都御史,巡视江西之时,有一次到了一座寺院,看到有一间房子锁着,看起来锈迹斑斑,久未开启的样子。问起来,寺院的师父说,这是以前一位的老和尚坐化在里头。圆寂前曾吩咐谁也不准打开,所以锁了50年了。

王阳明为儒家心学的集大成者,早已是个达人,但这回莫名其妙地就纠结上了,不顾什么禁忌,非得要打开看看。在那年头,御史大人发了话,是没得商量的,那就打开吧。打开一看,那圆寂的老僧依然端坐在蒲团上,墙上题有一偈:

五十年后王阳明,开门犹是闭门人;

精灵闭后还归复,始信禅门不坏身。

原来老僧早已预知五十年后的这一幕。只是座上的老僧,座下的阳明,前世与今生骤然相逢,时光恍然交错,不知此时王阳明作何感想?

也许是轮回的宿因,王阳明的心学明显深受禅宗的影响。《传习录》上记载:有一次,王阳明在南镇游玩。一位朋友指着岩中花树问他:“天下无心外物。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,于我心亦何关?”王阳明先生说:“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。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。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。”这则典故,与六祖的“不动风动,不是幡动,仁者心动”,如出一辙、毫无二致。袁枚说:“书到今生读已迟”,前世修行的宿慧,成就了后世的一代宗师。

只是上一辈子修证到如此程度,这一生还在尘世间沉浮。后世的王阳明,虽曰龙场悟道,生死大事,犹未能了。乡野村夫一句佛号,念诵不辍,一生成就,如鸟出笼,永脱轮回。两者成就之相较,不可道里计也。

《太平广记》中记载:有僧人圆观与李源交情甚笃。圆观法师圆寂前,告知李源轮回的去向,并相约来生:“浴儿三日,亦访临。若相顾一笑,即其认公也。更后十二年,中秋月夜,杭州天竺寺外,与公相见之期也。”到了时间,李源找过去,“往观新儿,襁褓就明,果致一笑,李公泣下。”
十二年后的秋八月,李源到了余杭,赴旧时所约。相见的描述,古文原文美轮美奂,故一字不更,节录如下:

时天竺寺,山雨初晴,月色满川,无处寻访。忽闻葛洪川畔,有牧竖歌竹枝词者,乘牛叩角,双髻短衣,俄至寺前,乃圆观也。李公就谒曰:“观公健否?”却问李公曰:“真信士矣。与公殊途,慎勿相近。俗缘未尽,但愿勤修,勤修不堕,即遂相见。”李公以无由叙话,望之潸然。圆观又唱竹枝,步步前去。山长水远,尚闻歌声,词切韵高,莫知所谓。初到寺前歌曰:

三生石上旧精魂,赏月吟风莫要论。

惭愧故人远相访,此身虽异性长存。

又歌曰:

身前身后事茫茫,欲话因缘恐断肠。

吴越溪山寻己遍,却回烟棹上瞿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