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清稗类钞》中记载,光绪年间,吴人甲(以下简称吴甲)在上海一个洋行里当伙计。有一天,他奉东家之命去南市收款。半天下来,收到了一千八百多元大洋。到了中午,顺路进十六铺茶楼喝了一杯茶。回到洋行后,发现装钱的袋子不见了,还想不起来到底掉在哪里了。这一下吓得脸都白了,一头的冷汗。那年头的一千八百大洋,省着点用,够一般小康之家用大半辈子了。洋行东家怀疑他是私吞了钱财,回来上演这一出苦肉计,所以不断逼问,要把他送官法办。吴甲“百口莫能辩,遂大哭”。

这钱袋子是喝茶时掉在了十六铺茶楼了,被后面来喝茶的浦东人乙(以下简称浦乙)捡到了。这位浦乙在上海租界当伙计,时运不济,在上海滩混不下去了。那天买好了午后的船票,准备坐船回家,经过十六铺茶楼时,也进去喝了一杯茶,与吴甲一前一后。浦乙一坐下,发现座位底下有个包裹,打开一看,竟然是一大包现大洋,一时又惊又喜,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!正是穷愁潦倒之际,有了这一包大洋,后半生都衣食无忧了。不过兴奋也就是一闪念的功夫,转念一想,不对,财各有主,这是不义之财啊!再说了,人家丢了这么一大笔钱,弄不好还得闹出人命来了。一想到这儿,怕怕!算了,贫富是各人的天命,我也不贪这不义之财了,还给失主吧。

当时在喝茶的有七八个人,看着没一个像是丢了这大笔钱的样子。他就不动声色地喝着茶,等着。等了一下午,“忍饥坐”,宁愿饿着,没动包裹里面的一分钱。失主不来,他一直不敢挪步。午后的船早走了,船票也作废了。到了掌灯时分,喝茶的人早走光了。这时一个脸色煞白的人,急急忙忙奔上楼来,后面还跟着两个人,直奔浦乙的座位来了。来的人正是丢钱的吴甲。

原来吴甲丢钱后,费尽口舌,东家才勉强同意让他姑且出来一路找一下试试,同时派两个人跟着,别让他趁机逃跑了。浦乙一看这情形,就知道等的人来了。一番核实,浦乙归还了装钱的袋子。吴甲感激涕零:“要不是碰到你这好心人,我都打算今晚自缢了,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呐!”幸亏幸亏,还真差点闹出人命了。

吴甲要拿出五分之一给他做为报酬,浦乙坚决不要,要钱就不会等你一下午。吴甲说,那就拿十分之一吧?也不答应,给百分之一,也坚辞不受。反正是一分钱报酬都不要。吴甲没办法了,说那就请您吃顿饭吧,浦乙也说不用了。吴甲要等着回去给东家交代,约了次日吃饭的地点,不见不散,丢下话就急匆匆地走了。

没想到的是,头一天坚辞不受请的浦乙意外赴约了。一进门,就对吴甲连声道谢,连呼恩人。把吴甲弄得一愣一愣的,话说这唱的是哪一出?原来昨天为了等失主,浦乙误了船。那船载二十三人,途中遇上大浪沉没了,船上的人无一生还。如果如期上了船,他早就葬身鱼腹了。所以说,还真得过来拜谢吴甲的救命之恩!此言一出,当时在座的人,无不啧啧称奇。一念善心,失主与捡钱的人都逃过一场生死大劫,果然上苍不负好心人!
洋行东家知道了浦乙这番经历,觉得这小伙子靠得住,难得的实诚人呐!东家请浦乙给自己的洋行做账房先生。从此浦乙就时来运转,福至心灵,安排的什么活儿,都做得有头有尾、干净利落。他的才干与诚笃,深得东家的信任与器重。东家有个女儿,“年十九,美而慧”,不久就招浦乙做了女婿。

浦乙凭着岳父的帮助和自己的勤奋与才干,经营有方,后来拥资数十万大洋,成为上海滩上的新富翁。

点评:

一次拾金不昧,不仅救了别人一命,也救了自己一命。而且从此就改变了人生的轨迹。从混不下去了的伙计,到上海滩上的豪富。这事看似太有戏剧性,实则哪在因果之外呢?

如苏东坡所说:“所谓豪杰之士,必有过人之节……天下有大勇者,猝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。”凡为大事者,必有静气。在困厄之际,能不乱了方寸;捡到巨款时,能不动声色,处置有方;面对骤然降临的巨大财富,能坚守良心底线,持心不动;看似巧合的避难,也懂得感恩他人。在此事上足以看出其敦厚的品行、干练的办事能力、沉静的心性、取舍分明的节度。从一件事上就可以看清一个人,他后来的富贵又岂是偶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