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堰村是个有二百来户人家的小村,依河两岸而居。1986年河水干涸后,村里修了一座小石桥,羽的冰棒厂就是在桥修成后开起来的。那时的冰棒厂不多,完全不愁客源。加上羽的媳妇淇是高中生,很有些经济头脑,所以生意做得是风生水起,赚得盆满钵满。

生意好了,来往的车辆就多了起来。两年以后,桥不堪重负,凹下去一半。于是村干部商议重新把桥修一下,由村民每户集资三十元。而羽家道殷实,且过往车辆大多是羽的客户,不足部分由羽拿出。但民不患贫,而患不均,羽对由他补足余款强烈抵制,说难道那桥别人不用?凭啥让我多出,这不是捉冤大头吗?

当时后堰村的支书洛国是羽的同宗,论乡亲辈还是羽的叔叔。洛国自觉还有点老面子,找到羽家说:“你看,很多车都是奔你们来的,你不多出点,乡亲们有意见。再者说桥修上了,首先沾光的也是你。这些年你也挣了不少钱,哪在乎那点?”羽的媳妇淇说:“我们有钱是自己起早贪黑挣的,他们眼红自己挣去!要是你那么说,这钱我们一分不出!”洛国热脸贴了冷屁股,很尴尬地离开了。羽他们两口子还真说到做到,一分钱都没拿出来。

最后村里凑到五千多元,就用这点钱开了工。钱多修好点,钱少修差点,两个月后桥落成了,乍一看还过得去。因羽没出钱,村民不服气,就要求村里派人把着桥,凡是进冰棒厂的车,一律不让通过,洛国默许了。这下可捅了马蜂窝,淇当天就花800多,从县城买了个扩音器,在房顶安上大喇叭,吃完晚饭后,就盘腿坐在炕上,手持话筒开始谩骂,骂起来哪还管什么乡亲尊长的。真可谓坐镇帷幄之中,声传村里村外。淇毕竟是高中毕业,喝了十多年墨水,有水平,骂得是有人物、有故事情节,描摹如生、引人入胜。不到半个小时,洛国就缴了械,亲自登门说,别骂了,我们明天撤岗。

在羽取得胜利的一年以后,新修的桥因质量低劣,出了事故。一辆由县城返回的三轮车急速行驶到桥上时,桥板断裂,整辆车垂直栽了下去,车上的驾驶员和乘客双双死亡——驾驶员是羽,乘客是淇。

点评:

经常在一件事中,就可以看出其人心性及平时的行事风格,而这些又决定命运。自古以来,修桥补路就是造福乡梓、行善积德的事情。有时候,从穷到富的距离不远,只需要一座桥;从生到死的距离不远,中间也只隔一座桥。当不计较修桥的付出时,往往会得到丰厚的回报;可斤斤计较这些时,结果却往往远在人的想象之外。

钱是好东西,人人都喜欢,但拿到手里的钱,就全都是自己的?古语云: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”那是不是也可以说,君子有财,散之有道?“上善若水,厚德载物”,承载大量财富的地方,是需要深厚的道德做根基的。

备注:本事例来源于吾意东来的帖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