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明心师兄的公公有五兄弟,公公排老二。他们兄弟中,除了三叔过的不太好外,其余的都算是比较富裕。公公的哥哥跑运营,家里有大客车,是五兄弟中家境最好的一个。

当时生活条件最好的是这伯父一家子,最没孝心的也是他们一家。当时他们兄弟几个讲好了,每月各家给老太太一部分生活费,可是伯父却从没有给过——他不但自己不给,还劝弟弟们不要给。因为大队占用了父母的地,每年给奶奶1000多元地租。这个钱被伯父私下里领着,领了两年。到了第三年,被奶奶无意中知道了,大队后来就直接把钱交给了奶奶。这下伯父与伯母不干了,对其他兄弟说:“咱妈有钱,不要再给她了。”幸好其他四兄弟不跟他一般见识,该给的钱,一分没少过,还常有多给的。

希明心师兄在奶奶来公婆家住上一段时间的时候,就常有耳闻伯父与伯母不孝的种种事。在被问起为什么不付赡养费的时候,伯父很无辜的对他妈说:“我每次来看你的时候,不是给你买了一块烧饼么?”——烧饼才一元钱一个,这都能拿出来说事,也能从侧面说明传言不虚。

虽然这事弄得兄弟几个心里有点看法,但生活各过各的,这些年也平静地过下来了。前些天,伯父与三叔却突然发生了矛盾。矛盾的起因是,大伯与伯母拿出张四千元的欠条出来,逼着三叔要钱。说十七年前三叔出事时,欠了他们四千元钱。

十七年前,三叔在外地开车撞了人,当时人与车都被扣住了,家里得到消息,乱作一团。公公三个兄弟凑了四千块,伯父没掏钱,他出力,带着兄弟们凑的钱,代表家里去外地处理这个事情。十七年过去了,伯父突然拿出张四千块的欠条来,逼着三叔要钱,说当时钱都是他拿出来的。三叔当时在外地被扣押,三婶不识字,也写不出欠条来。事隔多年,事情的细节谁也说不清了。总而言之,十七年后突然冒出的这个欠条,有点横空出世的感觉。三叔真要是欠了伯父这钱,凭伯父与伯母那点心量,哪会把四千元钱都忘了,十七年来一个字都不提的?

这张欠条的出现,让三叔很郁闷。他本来日子就过得很艰难,到哪儿去拿这四千元钱出来?三叔的解释、兄弟的证言、大家的疑问都无济于事。伯父家可以说财来如流水,却全然不顾三叔家境的窘迫,天天逼着三叔还钱。三叔在离县城挺远的地方上班,伯母骑车半个多小时,去找到三叔那儿闹。找到三叔说:“求求你,把钱给了我,我还要治病,救救我吧!”

奶奶劝大儿子:“都是自家亲兄弟,有话好商量,何必闹成这样?”伯父马上和奶奶翻脸说:“以后你就当没我这个儿子,我也没你这个娘!”气得奶奶说不出话来了。

最后三叔终于招架不住伯母的闹了,给了1000元。钱刚拿到手没两天,伯母骑电动车,被一辆大卡车挂倒,脑袋受到重创。连夜被送到邯郸,做了开颅手术,一天就花掉了15000元。钱花了,人还没救过来,伯母第二天中午就去世了。

奶奶因为欠条的事情生气,去了邯郸的儿子家里。听说大儿媳的事情,急的坐立不安,嘴里不断念叨着,祈求儿媳平安无事,埋怨儿媳不该骑什么电动车——无论儿媳怎么对待她,她在儿媳苦难来临的时候,还是那么牵挂。伯母不长的一生,估计从来就体会不到亲情的温暖。一个人眼里只有钱,连父母与亲情都不要了,她的内心世界就是一片荒漠,她的人生就是注定的薄凉人生。

现在,伯父家遭这样的横祸,对他的打击是可以想象了。伯母已经不在了,当时她拿着欠条追债的话,真应验了,她确实需要钱看病,只是她的病再也没好过来。这也应了奶奶平时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:“现在天低的很,人心不正,老天看的清清的。”

按语:

易经说:“善不积不足以成名,恶不积不足以灭身。”这伯父两口子为人天性凉薄,不孝父母,又欺凌兄弟。为恶看似不显著,生活中无数的微细事件累积起来,一旦超过临界点,这后果就严重了。一个小的事件,就如同导火索,也能引发灾难性的后果。还是那句俗话:人在做,天在看。

备注:本事例根据地藏缘论坛“希明心”师兄2010-12-21的讲述内容,整理而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