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下两则事例,是根据心上莲花学佛群的聊天记录整理而成。在这些看似偶然的事件中,其背后的业波迁流,发人深省。

1、鑫姨讲述的事:

我前晚去一个义工家里,住在她家隔壁的是我一个女同学。聊起来时,听这位义工说我同学已经去世了,一时惊得我一愣一愣的。前一个月,我还同她一起出席一个同学的酒席,今天竟然听到这样的消息,太意外了!她去世的原因,这位义工语焉不详,似有隐情。我回到家后,马上打别的同学的电话询问,才算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2008年的时候我们同学聚会,这位女同学就和一位男同学偷偷好上了。在这个浮躁的时代,同学聚会往往就是旧情复燃的机会、婚外情的温床。我也是从那次后,就不再参加这种聚会了,所以不知道他们后面这些事。

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事情不久就暴露了,双方的家庭都闹起来了。但吵归吵,我那女同学的老公还是一直坚持着,等她回头。

当时他们正如胶似漆之中,哪会这么容易回头的。在一起后,他们常常夜不归宿。前几天晚上,出去吃宵夜后,他们回到租住的小窝里,一起洗澡时煤气中毒,双双裸死在洗澡间里。事情刚闹出来时,一帮同学都说他们迟早得出事,只是谁也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终结。当时只道风月浓,只是这么不干净的源头,能开出什么花、结出什么果呢?悲剧的结局,看似偶然,实则必然。

我那女同学的老公还算仁至义尽,把她的遗体接回家来,按习俗好好地操办了后事。只是她死得太难看了,整个家族都为她蒙羞。

2、莲讲述的事:

我想起了我们这个小县城一件事情,不知道我说这件事,算不算对逝者的不敬。但我想,如果将这件事在《心上莲花次第开》再版时加进去,能警醒读者的话,对逝者也算一种功德吧。

三个来月前,这件事在我们县城街头巷尾传得沸沸扬扬的。我们县里的一位副县级干部和酒店的女领班裸死在了车库里。因为夏天天热,开着空调关在车库里幽会,结果一氧化碳中毒,双双裸死在车中。

事发当天,他妻子在外地的儿子那里照顾儿媳坐月子。老母亲半夜还没看到儿子回来,就给儿子打电话,手机是通的,就是没人接。她心里感觉不祥,赶紧让人去找,可这大半夜的,到哪去找呢?天亮后报警,警方通过手机定位,才在车库里找到了。

他家的两层楼就挨着我家的公寓,那天下午我下楼后,看到那边好多人围观,警察拉上了警戒线。我问别人咋回事,他们就说了句“死人了”。我觉得怪恐怖的,没接话就走了。到了第二天,大街小巷都炸开了锅,才知道是这么回事,唉!

那女领班也结婚时间不长,留下个幼儿。出事后,婆家找人来闹。按说这种事有什么脸面好扯?可人家就拿住男方软处,男方家的人怕把事情闹大,赔偿了几十万元钱了事。因为是邻居,我几乎每天都能看见他老母亲。七十多岁的人,受此打击,几个月时间就比以前苍老了许多。

这位副县级干部50多岁,是从基层一点一点升上来的。家里两层小楼,县城有块待开发的地皮就是他的。他的资产之巨,坊间流传的版本不少,但相同的是财产数量都非常惊人。而他的好色,据说是认识的人都知道,可谓阅女无数。一辈子贪财好色,收不住手,终于把自己栽进去了。

前不久我在庙会上,结缘了一本《戒邪淫得清凉》,看着里面的故事,猛然想起了这位邻居。假如他能有缘看到这本书,若是收敛些,或许不至于如此吧?

按语:

人终有一死,但死得这么难堪,连累父母亲族都在人前抬不起头,真应了前人说的,“舀尽三江水,难洗今日羞”。

佛言:“爱欲于人,犹如执炬,逆风而行,必有烧手之患。”这两件事看似偶然,实则必然。前两年看过一则统计,历年落马的官员中,九成以上都与女色有关;而80%以上的情感关系破裂,是因为第三者的介入。邪淫致祸,上至达官贵人,下及草根百姓,概莫能外,只是显报的方式各不相同而已。鱼儿总是只看到饵,看不到包在饵里的钩。面对伸手可得的诱惑,自问自己还有那双照见利害的慧眼、有这分守住正念的定力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