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闭关草太玄

2009年前后,一个很偶然的机会,可以说是一个事故吧,我开始逐渐恢复前世的记忆。开始只是很片面很零碎的记忆,经过大概将近一年的时间,前世记忆基本恢复。前世的记忆整体上和今生的并无二致,七八岁以前比较凌乱一些,前世60岁以后也很模糊了,可能是跟身体及疾病有关。

我以前一直是一个无神论者,现在也自认为是的——除了轮回的记忆这件事让我犹豫。我发这个帖子的原因,主要是想说说一些在现实中不能和别人表述的东西。今世的我有和睦的家庭,有稳定的工作,我也不想因为前世的记忆破坏现有的一切。我的前世有后人,我也不想去破坏他们的平静生活。我会隐去很多关键词,各位朋友看看就好了。

我的前世属兔,1903年癸卯年生人,出生地是山东潍县某村,大概是在三四岁的时候跟随父母及三叔一家人到了东北,位置是辽宁和吉林交界地某县。前世的后人都定居在这附近。从山东到东北的迁移过程中的记忆,和今世三四岁前的记忆都已模糊,隐约记得在一个叫科什么的地方,我一个妹妹死掉了,前世的父母对此事很少提及。

我前世的父亲一辈子务农,伪满洲国时期过世的。前世的母亲是在解放后才过世的,老人属猴,过世时75岁,由此推算是1884年生人。我母亲是天津卫人,到老说一口的天津话,并且还识字,50多岁的时候还教过我孩子读《女儿经》,应该不是个农家子弟。但为什么到了山东,为什么嫁给我前世的父亲,我一直不知道。

前世的三叔是个很聪明的人,曾在奉天开过估衣铺,前世中,我和三叔及三叔的两个孩子往来密切,他们都曾在困难的时期帮过我。

我下面有俩弟弟,二弟属马,一直务农。小弟弟属鼠,被抓了壮丁后,一直音信全无,生死不知。

我前世只有一个儿子,属虎,1926年生人,长大后在国军中当兵。辽沈战役时被俘,后来成了志愿军,去过朝鲜。从朝鲜回来后是伤残军人,复员到某国营林场工作。

我的前世大概活到1962或1963年。我最后的清晰记忆应该是1961年,因为我前世的老伴是那年过世的。此后记忆就支离破碎,只记得当时老是头疼欲裂,求死不能的感觉。现在想想,可能前世晚年是患有脑瘤等方面的疾病。

总的来说,我前世和今世相貌性格都改变不大。前世今世的我,都属于消瘦型体型,性格偏急、却又胆小怕事。前世的父母、妻子、子女、朋友,和今世的父母、妻子、子女、朋友完全不搭边(也可能是对面不识)。前世一生务农,今世和农民完全不搭边。

回忆起前世后,似乎看淡了许多事,性格消沉了不少,其他地方也未有大的改变。倒是有一次和朋友赴农家宴时,看到了驴拉磨,朋友们都很好奇的去看。我当时就说这驴这么套不行,应该这么这么套,完全像是使驴多年的人——这完全是前世记忆的下意识表现。朋友们都很惊讶,毕竟我是70年代末生在一个二线沿海城市的人,别说套驴,就是活驴都没机会见啊。

特别说明:千万不要来问我如何才能恢复前世记忆,我前面也说过,这只是一个偶然,是一个事故导致的。并且恢复了前世的记忆,等同于增加了很多人世间的生老病死等痛苦,所以知道也无益。况且现在的太平盛世,要比以前幸福得多,还老纠结于过去干什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