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处:心上莲花学佛群

訫无ゞ★杂念:

我大哥以前特喜欢钓鱼,而且技术高超。

现在他的嘴就老出问题,牙也不好,老是跟这个嘴干。刷牙都能把上门牙和嘴唇连着的那根筋给刷断了,多少个月都不敢刷牙了。

我给他讲了这个因果,又把黄念祖老居士的书给他看。他现在再也不敢钓了,在看佛学之类的书。

霄-深圳:

我以前落魄时,在外面当保安,有一天小区里来了很多蜜蜂,队长让我去买点杀虫药喷一下。当时我觉得吧,有点于心不忍,就找个理由没去。然后他再次打电话催,另外一个同事就去买了杀虫药,把一窝蜜蜂全喷死了。

后来不久啊,那个队长贪污公款的事暴露了,后来又被一个保安给打了。那个喷蜜蜂的同事,骑自行车摔了,摔的很惨,花了数万块的医药费。
现在想想,灭蜂群是成千上万地杀生,这业报真不是闹着玩的。

鑫姨:

我老妈家邻居的女儿,今天从学校的三楼跳下,断手断脚了,老公刚从医院出来,女儿又要去住院了。他儿子以前当武警,偏偏不好好当,嫌钱少,合伙去抢劫,判了八年的牢狱。

我妈妈讲起她家的惨事,我老妹在旁边说,她家以前是杀猪的呢,天天给部队送好多头杀好的猪。怪不得这么惨。

一天同事闲聊,同桌的王大哥给我们讲起一件事情。

几年前,王大哥分管的辖区里面,有一个个体户,父子二人以开锅房为生,其实就是加工熟食。他们去农贸市场收集猪牛马等动物的肝脏,或买来活着的骡马,自己宰杀后加工。

有几次王大哥去辖区管理走访业户,亲眼看见那父子二人宰杀骡马等大型牲畜的过程,太残忍了。他们先用黑布给动物们蒙上双眼,然后,父子二人手持一根粗大的木棍,轮流打击牲畜的脑袋,直到打昏了。然后用刀分割身体,弄好后,放到一口大铁锅里慢慢煮熟。

有一天,王大哥下去走访,看见好些人在围观,听说那家出事了,就近前观看。询问熟悉的人,问他们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。其中一个人告诉王大哥,说别提了,昨天晚上,开锅房的父子二人,买了一头骡子,父子二人轮流用木棍将骡子打死,接着分割、煮肉。父亲半夜的时候还在煮肉,由于锅台比较高,每次用铁锹翻动锅里的肉,人都要站在锅台上,用力翻动。也不知怎么啦,老头竟然整个人就滑进大锅里了——能一次煮一头牛的锅,是又大又深的。等儿子发现父亲在锅里时,早就煮得稀烂。家里人对外只好说,老头昨晚脑出血去世的。

从那以后,儿子没有再加工熟食了,转行做了其他事。

点评:

这种例子,在生活中比比皆是,屡见不鲜。从较长时间尺度而论,比如30年以上(易理中以30年为一世),或从两代人来看,从事杀生行业的家庭,天灾人祸的概率,远远高于正常人群。只是因果的时间尺度一般相对较长,绝大部分都不是当时做了就现报的,所以大家普遍意识不到杀业与灾祸之间的关联性。出了事,就想到命运、风水、倒霉、不小心、意外、别人导致的问题……找种种原因,唯一想不到自己的行为,该有什么样的后果?在因果之中,从来没有偶然,只有必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