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:心上莲花群 青莲

小雨是我的初中同桌,高中不在同一所学校。高二的时候,小雨说她辍学了。我很意外,她说她妈妈发现她早恋,说如果她再恋爱就不要读书了。她为情所困,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爱情。当时我还傻乎乎地佩服她,觉得她真是敢爱敢恨。

几年后,我大学毕业回到家乡。听说小雨已经和当初那个男生结婚了,有了一个女儿。虽然日子过得平淡清贫,但我们都觉得,这一段爱情长跑,终于开花结果了,也是令人高兴的一件事。

有一天她请我们几个玩得比较好的朋友吃饭,买单的人不是她老公,而是一个比我们大十几岁、看起来比较阔绰的老板。饭后我和小雨逛街,小雨指着一个高端品牌服装店告诉我,刚请我们吃饭的那个人在那店里给她买衣服了。我问她,那个人和她什么关系?小雨告诉我,那个老板在她初中的时候看上了她,但是她当时一心只想跟她老公好好过,从来没有理会过那个老板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那个老板还是很喜欢她。我问她,你老公呢,她笑而不语。

原来小雨高中辍学以后,就跟她老公住在一起。她爸爸妈妈看她这小男友没读什么书,没什么技能,家境又不好,所以一直不同意,反复劝她。陷在爱情里的小雨哪里听得进?在僵持期间,小雨堕胎两次。第三次怀孕时,小雨的父母怕她以后不孕,就不得不同意了这门亲事。

十月怀胎,小雨生下一个男孩,可是孩子生下来一天就夭折了。婆家每天都是冷嘲热讽,指桑骂槐,说小雨没用之类的话。月子期间,对小雨完全不管不顾。最让小雨失望的是,她的老公不心疼她,跟婆婆一样,丝毫也没有体贴小雨的意思。丧子之痛,加上婆家的态度,小雨得了抑郁症。她感觉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了,心里冰凉冰凉的,天天闹着离婚。他老公跟她说,你现在想离婚,可以啊,你堕胎那么多个,还死了一个孩子,以后还有生育能力吗?会有男人愿意娶一个不会生育的女人吗?这句话算是把小雨吓住了,小雨再也不敢闹离婚了。但对她老公再也爱不起来了,只是凑合搭伙过个日子而已。堕胎当下严重损害感情福报,损害人的尊贵之气,这时当下的花报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,未来果报更是严重。小雨他们俩爱得那么轰轰烈烈的一份爱情,在业力面前,一样没能逃过。

过了三个月,小雨又怀孕了。小雨妈妈知道女儿上次的经历,担心得睡不着,让她回娘家养胎待产,她老公也紧跟着去了娘家住。

孩子生下来以后,仅靠老公一个月2000块钱的工资过日子,每月都是入不敷出。这样的日子让人绝望。这时她和那个曾经爱慕她的老板相遇了。其实老板有家庭、有孩子,他跟他的妻子是白手起家的。老板告诉小雨,这么多年了,他还是没有忘记小雨,希望小雨愿意答应做他的情人。

那时候小雨还是不愿意,她虽然跟老公感情不好,但觉得当小三太丢人。清苦的日子还在继续着,小俩口住在小雨娘家,水电费、吃喝用度、孩子的奶粉、尿不湿,每次算计这些开支的时候,小雨就有一种无力感。渐渐地,老板给她一些好处,她也不拒绝了。她想着,反正把握住原则就行了。这么多年了,他不也没能拿自己怎么样吗?可事情哪有这么简单的,从来拿人手软,渐渐地两人的底线一步步突破,没多久就全线失守了。这种事有了第一次,后面就顺理成章了。小雨没想到,自己还是当了她以前一直看不起的小三。时间长了,就习以为常了,甚至激情满满。因为嫌老公碍眼,小雨把他哄到另一个城市上班去了。

自从跟了那老板之后,小雨手头就宽裕了。孩子可以吃最好的奶粉,再也不用每天算计着钱过日子了。每次同学在一起,只要我们买衣服,她就一定买的比我们的衣服贵,买得比我们多,总之要把我们全比下去。这个老板刚开始真的对她很好,他听说小雨的爸爸给了小雨一块地皮,就资助小雨建起房子。老板让她建一层,够他们母女住就好,小雨非要建得比邻居的楼高,硬是建了三层。她很快过惯了挥金如土的日子,老板给了她不少钱,她基本都是一过手就没了。她去外面工作了半年,每一次还没有熬到发工资,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炒老板鱿鱼。前后上班半年,没有领到过一分钱工资。

就这样,她跟老板过了差不多两年。期间小雨又怀孕了几次,都堕胎了。堕胎后,小雨经常头痛。而且脾气变得很暴躁,经常是翻脸比翻书还快,前一秒还谈笑风生,后一秒就喊打喊杀的,完全控制不住——这些都是堕胎之后、业障开始现前的典型表现。她和老板也是三天一小吵、五天一大吵。老板对小雨渐渐不再是爱,而是烦不胜烦、但又摆脱不了。终于老板娘和小雨的老公都知道了这件事。老板两口子早就感情淡漠、形同陌路了,老板娘问都懒得问;小雨的老公却闹得挺凶,要跟小雨离婚。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远,再也回不去了。小雨要死要活的,两头都恨,动不动就玩失踪。

有一次小雨跟我说起,她觉得自己深陷在痛苦中,一天都不快乐,问我她要怎么办才好?我说,你们一开始就是错,早点放手对彼此都好。可是每一次缺钱的时候,小雨又觉得自己离不开她的情夫。小雨跟我说,她经常梦见有好多血肉模糊的小孩子追着她,要她抱抱,我知道那是流产后的婴灵。每一次我想让她学佛的时候,总是因为种种莫名其妙的原因,不了了之。业障缠身,覆蔽心故,就没有这个自救的机会。

这天那个老板打电话告诉我,小雨又玩失踪了。他渐渐对小雨很厌烦、也很怕了。这样持续不断的吵闹,让他心力交瘁。他已无心经营生意,亏损严重。他想给小雨一笔钱做生意,希望小雨能够开一个小店自食其力,以此了断与小雨的关系。小雨坚决不干,她与自己老公的关系已经完了,也已经离不开老板给她的衣食无忧的生活。她闹着要老板离婚,自己嫁了老板,在家里相夫教子就好了。老板觉得她脾气太暴躁,一点就着,不点也着。如果结婚了,每天那样吵吵闹闹,只会让人崩溃。跟小雨的这场孽缘,只是他无处安放的一点激情而已,小雨只能做个一时新鲜的情人,根本不适合当妻子。她没有他妻子的勤劳、贤惠,没有经商头脑,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上,他都离不开结发妻子。

老板之前生意一直做得很大,挺顺利的,自从跟小雨有这一腿、并且堕胎几次以后,客户经常莫名其妙欠款不还,自己也外债如山。因为修路需要迁厂,又投入了一大笔钱。到了关键时刻,土地管理局又莫名其妙地不配合办手续了……

他们的故事还在生活中继续,人生有尽业无尽,不知哪里才是尽头。

点评:

看完这个故事,我立即想起了两个字:“无常”。小雨当初爱得要死要活的那场初恋,终于修成正果,结婚生子,最后(感情)却在鸡零狗碎的生活中,消磨殆尽,彼此生厌;老板贪恋小雨多年,好不容易到手了,没新鲜一两年,就彼此折磨得精疲力尽、焦头烂额;老板与老板娘当年患难与共,好不容易打下财富江山,最后淡漠如路人;老板身家万贯,短短几年,眼看着就大厦将倾、荣华似梦……这世上还有什么靠得住?

在这个纠葛不清的过程中,邪淫、贪欲与杀业这三条主线,贯穿始终。小雨小俩口当年为了情爱,双双辍学,也就意味着主动选择了低层次的生活,最终却被贫穷折磨得无力挣扎,那时义无反顾的爱情,到底输给了自己选择的现实;又因为婚前草率同居,前后多次堕胎,背下一身的孽障,让夫妻由爱成恨,在婆家受尽轻贱;为了贪点小便宜,陷入老板精心编织的圈套之中,彻底毁了与老公的关系;因邪淫与反复流产,导致与情夫关系恶化,彼此伤害不断;老板为了贪色,惹上小雨这个摆脱不了的麻烦,生意也一落千丈,事业陷入困境。

问世间情为何物、欲为何物、财为何物,直教人颠狂如许?《楞严经》说:“汝爱我心,我怜汝色,以是因缘,经百千劫,常在缠缚。”众生因爱欲垢重,耽染五欲,遂致迷糊颠倒”。多少看似精明能干的人,在这无常的世间,追逐声色财富,又很快消磨殆尽,由爱生恨,上演着一幕幕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的人间戏。一切都是无常,在无常之中,万般皆是梦,只有业随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