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心上莲花群/细雨清风

去南山寺之前,我对佛七不太了解,只知道南山寺的佛七很殊胜。我这次去是想替先生的舅舅打。舅舅得了重病——肾癌转肺癌,他自己说只有两年的寿命了。姥姥的大儿子在17岁时意外溺水而亡,姥姥当时就疯了。经过很长时间后,姥姥才恢复,要了现在的舅舅,也算抚慰了一点姥姥的锥心之痛吧。2012年末舅舅发现自己肾癌时,姥姥已经96岁了。舅舅说:“我会没事的,我不能让我妈年轻时失去一个儿子,年老时再失去一个儿子。”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我,将心比心,如果这事发生在我身上,我一定没有活下去的理由。我劝舅舅去南山寺打佛七,他不同意,说他受的教育让他没办法相信。我很难过,之前有看到可以代替病人打佛七,我就决定替他去打这个佛七。

出门之前,我就上南山寺官网去认真的看了,做了精心的准备。但从打算去南山寺打佛七开始,就开始出现很多违缘。在去之前的前两天我们去放生,回来后,我就跟发烧一样,浑身非常痛,身体动不了。当时我有点小绝望,难道真去不了吗?还好第二天就好了。3月12日我和妈妈在家人的各种担心各种叮咛中出发了,坐了6个小时飞机6个小时大巴后终于到达了化州,坐上了出租车。出租车出发不久,司机就走错路了,拐入了一条黑漆漆的路,借着车的灯光发现路上全是大水坑。这时司机开始大声抱怨:“我为什么走这条路啊?”不停的说。我的心啊好沉重,我问司机:“你没去过南山寺吗?”他说:“去过啊。”“那你为什么走这条路啊?”这还不算完,好不容易上了公路,司机又开始停车寻思怎么走,神奇的是我们又走入了和先前一样的路,司机又停车想路怎么走……总之一路真是太不顺了。第二个周日下午时我们去化州走的是宽阔的马路,没有那天的路啊。这也是我业障太重吧。

我们是周四晚上10点30分到达的。登记发牌时,我登记了耳鸣耳聋和湿疹。11点多我们上床睡觉了,准备第二天上早课。

第二天早晨4点就起床了,很兴奋,很期待,洗漱完了马上就去了念佛堂。里面的师兄已经开始念佛了,我把妈妈安顿好,妈妈腿不好,就坐在了边上的凳子上。我按照义工师兄的指引,赶紧坐了下来。没一会儿义工师兄开始发书,是佛七法会的课本。早课是大家一起唱诵阿弥陀经,差不多念到六点,然后吃早餐。七点多大家排队准备上午课,8点钟法师开示,见到了仁焕法师,法师威仪庄严,和看到的照片不太一样。他说几句就要问一次明白这个道理吗,要是回答的慢一些,法师一定会再说一遍,真是太慈悲了!

8点半绕佛,绕了40多分钟,又坐下来一直念佛到10点,然后大供。11点结束午餐,下午两点开始绕佛一个小时,然后坐着念佛一个小时,4点蒙山施食,5点结束晚餐,5点半回访,六点互动,7点分享,8点结束,一天课程完结。周一到周六都是一样的,只有周日不一样,周日就上午有课,送圣,下午休息。这是佛七的课程安排,没去过的师兄,一看就明白佛七是这样的。

如果有师兄想去南山寺的话,可以先读读《佛说阿弥陀经》,蒙山施食仪轨等,会背往生咒和药师咒就更好了。不会也不要紧,照着书跟着念的也可以,一两天就跟上了。

再回到打佛七的事。那天早晨7点多,进入念佛堂一坐下,第一句佛号,不知怎么了,我的眼泪就哗哗的流,怎么也控制不住。8点30分开始绕佛,我的眼泪又开始流,控制不了,因为不想被人看见,有时我只好不念佛,溜号来对抗流泪,有点蠢吧!这样一直到周日送圣结束。

南山寺的维那师(领着大家唱诵的法师)唱诵的声音,简直是天籁之音。昌悟法师带领大家皈命,早晚也都是昌悟法师开示。法师讲了《佛说阿弥陀经》,我第一次知道,只要我们发愿往生极乐世界,临命终时,观音菩萨会用慈悲力洒甘露水,让我们身心自在;大势至菩萨会用神通力,无论我们落在哪一道都会把我们找到,我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。周六法师开示时说今天给大家讲极乐心法,带大家皈命。我在皈命时竟然流泪了,皈命完毕,绕佛时哭了个痛快,没有顾忌,只管自己哭。

我一共参加了三次送圣,打了两个完整的佛七还多三天。第一次送圣也就是星期日上午,送圣的法会仪式快要结束时,我突然感到嗓子不舒服,有东西往外爬。小时候有人告诉我,麦穗尖放在嘴里,它会爬,我真试过,放在嘴里了,它是真爬啊,马上要爬到嗓子里了,我用手抠出来的,当时很害怕,所以到现在还记忆犹新。送圣时的那种有东西爬的感觉和麦穗尖的爬是一样的,不同的是这次是往外爬,不停地爬。我都不敢闭嘴了,口水要流出来了才敢咽一下,怕把它们咽回去。我当时在拜的时候就哭了,我知道这是有东西走了。我心里说,感恩你们原谅我,也祝福你们乘佛本愿,去西方极乐世界。不停的拜,不停地说,不停地哭,一直到送圣的纸呼呼烧起来才停止。这样往外爬东西,在第二次送圣的周日,第三次送圣的周日都有过,只是不像第一次感觉那么明显,轻柔了一些,感觉是更小的东西走了。

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时,我打电话问柳师兄,他说应当是我杀的吃的小动物离开了。后来问一位法师,她开示的和柳师兄说的一样,说我杀的小动物离开了,问我有没有,我说是的,小动物我伤害的不少,平时乱吃的动物也不少。在此,我还要向它们忏悔我错了,对不起!我以后一定不会再杀生了。这样写的时候,我都痛恨自己以前有多残忍。杀了那么多小生命,感恩它们原谅我!感恩!

念佛时,我的耳朵里开始痒得厉害,外耳有针刺的感觉,耳朵里有凉凉的感觉。我的左耳六七年来一直有问题,原来已经听不到声音啦,只有耳鸣声。曾经医生已经宣告我的耳病不可逆,就是不能恢复了。我一想到将来会变成一个听力残障的人,就很难过。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能找到一个恢复听力的方法,这次真的找到了。今年一月,我开始拜88佛,第一次就感觉有东西从耳朵里出来了,拜了10几次,左耳有点听力了,耳鸣轻了。后来因为一些事没有坚持拜,直到这次来南山寺。在南山寺睡眠不够,我的耳朵最怕上火和睡眠不够。曾经我因为要陪儿子学习,又上火又睡眠不够的,所以我的耳朵由一开始的耳鸣,逐步发展到了没有听力,只有嗡嗡声。我带药过来的,可是我一次药都没用,听力就在打第一个佛七期间完全恢复了,左耳比右耳听得还要清楚。

再说我的湿疹,也是六七年了。一开始大面积起,治疗一段时间后,大面积好了,有一块皮肤却无论如何也好不了,一段时间就要吃录雷他定,外擦的药常年不能停。来南山寺我什么都可以不带,这个药我一定不能忘,因为那个痒起来非常厉害,完全无法承受。我用了两次药,不痒我就忘了。有一天忽然想起来,我的皮肤竟然不痒了!我是真的不敢相信,几天观察下来,我断定他是真的离开我了,回到家这么久,也从来没痒过了。纠缠我这么多年的湿疹就这么好了,真是不可思议啊!

我在家做功课时,一直是额头中间麻麻的,总要用手揉揉,是从眉心开始逐渐往上一点一点走的,最近一段时间到发际线那里就怎么也不动了。这次在南山寺念佛时,眉心(印堂)有一股气流往上走,很快,到发际线那开始徘徊一会儿,就直冲头顶。那个感觉太清楚了,如果当时照镜子,大概都能看到那里在动。就感觉像水流带着一个珠子在动,一直那样,后几天额头轻了,头顶像烤火一样,热得有些痛。我是不是突破了什么呢?
第一个佛七的第二天,我恶心的无法忍受了,晚饭根本吃不下,这种恶心持续了一周多,从那天开始到离开南山寺的两周时间里,我没再吃晚餐。后来一个内蒙古的师兄告诉我,你要发愿把晚餐舍给无形众生,愿它们皆得饱满,早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可能是这个原因吧,回家后我发现自己瘦了8斤,打佛七还能减肥啊。而且回家后我的饭量减少了很多,这几天体重又减了。我吃素一年多了,从没想过肉,感觉很好,可是就是好饿,一次能吃两小碗饭。这次从南山寺回来后,无论如何,我只能吃一小碗饭了,晚饭有时不吃了,没再像以前那样饿了。难道佛菩萨这个也要帮我改掉吗?

我有慢性浅表性胃炎,吃错一点东西就会痛得要命。关于这个病再多说下,在学佛之前我已经吃了各种药也没治好,吃错了东西就开始绞痛。学佛后,一次在外面吃饭,我吃素了嘛,也没点什么,就吃了一个油炸糕,饭后一上车,我就感觉坏了,又要痛了,没有止痛药(颠茄片)啊。我马上就想,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吧,我就认真念,不停的念。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,没痛,一直没痛。从那以后到现在,我一觉得要胃痛就念南无观世音菩萨,没有吃过一次药,一念就好。这次在南山寺,我一开始念佛时就感到浑身热,我还以为是我紧张呢,胃有时感到就像被灌了好多热水,还不感到烫,这样一直到最后佛七结束。还有我的手一合掌念佛就热,一开始没在意,后来热得受不了,就像烧热的铁条似的,都能感到从掌缝冒出来的热气扑脸,热到要经常抖一下手。一次听一位师父开示说,念佛时感到哪个部位发热,会去掉很多病;念佛时流泪说明你有大善根,与佛相应。

我妈妈第一个佛七打的很不好,因为腿痛,她就坐在凳子上了。咱们不是坐拜垫嘛,所以我们一直没在一起。周四绕佛时,我看到我妈妈了,没有念佛,一副百无聊赖、无心念佛的样子。想起这几千里路跑过来,她却不珍惜机会,不好好念佛消业,当时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的痛。我要她好好念佛吧,妈妈一定有很多话来反驳我。往往说着说着,我就急了,语气也不太好了。

周四晚上我就跪在佛前说,我妈妈佛七打的不好,她没有正信,祈愿阿弥陀佛您老人家开她智慧吧,让她做个明白人,能圆满的打完下一个佛七。弟子磕头向她的冤亲债主忏悔,我就每天磕100个头帮妈妈忏悔感恩。周五在念佛堂,我和阿弥陀佛说,南无阿弥陀佛!弟子说服不了妈妈有正信了,弟子愿意为妈妈爸爸各舍5年寿命,只求他们晚年幸福,现有的疾病能逐渐痊愈,不再受病苦的折磨。第二天上午,我觉得10年少了点,能把病苦都减了吗?我就说:“南无阿弥陀佛,弟子昨天的愿少了点,我已经舍命全交给您了,只要他们两位没有病苦,我的命您就随便减吧。”一说完,我的眼泪就像打开的水管一样,流的我都怕了,我也没觉得委屈什么的,为什么这样啊?柳师兄,我这个愿,爸爸妈妈能得到利益吗?如法吗?我经常说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南山寺,感恩阿弥陀佛!他老人家是真满我的愿啊!周六晚上突然一个香港的义工师兄和妈妈说话,让她好好念佛,这样儿女就会很好的,我妈妈终于被她说服了,表示要好好念佛。在南山寺认识的台姐反复告诉我一件事,必须忏悔,不能那样和妈妈说话,我也做到了,感恩台姐!

这次我在南山寺皈依了,2014年看到群里好多师兄皈依,既高兴又羡慕,我也很想皈依。做功课时就求佛菩萨加持我,希望早日皈依。我经常想象我会在长春的哪个寺院皈依呢?可到年底也没有能皈依成。

在南山寺时,一天我看到皈依登记的法讯,很高兴立马报名了。回来我问妈妈皈依吗?无论怎么解释皈依是什么,妈妈都不同意。这次我没烦恼,记着台姐说的不能惹她烦恼,不然要是让她起逆反心理,就得不偿失了。

皈依那天中午,我和妈妈说下午你别等我了。这时住在一起的内蒙古阿姨马上问我:“你干什么去啊?”我说我去大雄宝殿皈依啊,阿姨马上坐起来说我也要参加。这时台姐问妈妈:“你怎么不去?”我说我妈不同意呀。天啊,立刻就有好几个人围着妈妈,给她讲皈依的好处,午觉都不睡了。我就在这一片劝解声中下楼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看到妈妈和阿姨一起来了,她同意皈依了。我太高兴了!

皈依仪式太殊胜了,皈依师是昌悟法师,我最喜欢的两个维那师都参加了,我那个幸福啊!仪式结束后,我又回到了念佛堂,大家在念佛。我坐下来就想,我怎么就走到今天了呢?从对佛法一无所知,很快就深信因果报应,深信六道轮回,到今天皈依佛门,发愿往生极乐世界。我想这都要感恩三宝,感恩柳师兄您把我引进佛门啊!这样一想,我满脸都是泪,擦都擦不干。

皈依后,第二天取完皈依证,拿在手里,我很好奇法名是什么?打开一看——圣华,就是在我名字前加一个圣字,我很开心,很满意这个法名。我拿着皈依证就坐到念佛堂下面的大树下了,一坐下便闻到一股很浓的香味,我马上抬头看,念佛堂和天王殿的香味飘不过来呀,就觉得挺奇怪的。坐了一会儿,我就回宿舍了,一路还是很开心的想皈依证和法名的问题,刚一进屋,又闻到一股很浓的香味,很好闻。我就开始找,甚至找到外面去了,也没找到。

离开南山寺的时候,我是真舍不得走。最后无奈地上车了,在车上躺着,我就想,这一路我就念佛吧。谁知道竟然想不起在南山寺的调子了,怎么都想不起来。这时突然耳边响起男众师父集体的念佛声,声调优美庄严,非常清晰,这种念佛声,一路伴随我五六个小时到深圳。从深圳回家的路上,我一想起念佛,耳边又立即响起女众念佛的声音,清越悠扬,念佛声一路陪伴着我,快到长春才渐渐小了,后来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

我在南山寺的时候,曾跪在佛前,祈愿阿弥陀佛加持我的家人法喜充满,欢喜接受我和妈妈顺利打完佛七。帮台姐写小黄纸时,她问我你为自己写什么了,我说什么也没写,我不为自己求什么。她说你一定要为自己写一个,我想了想,就写了一个:愿佛加持我们家成为佛化家庭。

我妈妈73岁的人了,回家后真是轻松自在,什么事都没有了,只有一个好心情。前两天竟然梦到了和念佛堂一样的观世音菩萨,放着金光站在身边看着她,我姐说妈的脾气改了好多,不怎么发火了。还劝姐姐弟弟他们去南山寺,让弟弟改脾气。

我爸平时和妈妈一起住,这次暂时被姐姐接去了。爸爸平时很依赖妈妈,要是妈妈出去时间长一些都要发火的,这次在姐姐家竟然住的平和快乐。他有一天对姐姐一家说:听说四川那个大佛很灵,说朱镕基总理过去的时候,就怎么怎么地显灵了。这些话,我简直无法相信是从爸爸口中说出来的。要知道,他是一辈子的无神论者,坚定的党员,一向不信这些的。先不论这传闻的真假,我爸能对佛菩萨生起信心,这一念信根,就是种下了佛法的种子,就是未来得度的因缘。太感恩佛菩萨的加持了!

这次我本来是专为我舅舅去打佛七的。他是小有名气的外科医生,也是个绝对的唯物主义者。但我们信佛后,一次我们去外面吃饭时,我们提到放生,他出人意料地马上就同意了。之前我和先生已经在说放生的事,我说给咱们放生组汇钱,他不太同意,要自己放,我们到南湖的冬泳区去放了。这次打佛七期间,听家人说,他说了好几次,以后再也不收红包了,再不收了。这次在南山寺为他的疾病求了个签,是个上签。请柳师兄看了一下,是疾病得愈的意思。现在他状态也挺好,还能帮人做手术。希望佛菩萨继续加持他吉人天相,疾病痊愈,信根增长!

先生回来和我说,他和老陈(他同学)决定年底去南山寺。我回来后,平时不信佛的他,竟然详细的问我所有的经历,还问我他该做些什么,我说: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念到底,其他什么也不用做。他竟然很恭敬的记了下来,当时就开始念。我给了他一个计数器,也很宝贝的收下啦。还一再和我说,以后有时间你多和我说说佛法方面的事。

我弟弟更让我出乎意料,曾经我以为他是最难度的人,平时人很孝顺,就是脾气很大,说过很多不当的话(以前不知道),我最担心我们走后他说谤佛的话。可是人家什么都没说,有时候还把大家叫一起吃顿饭。妈妈说以后你要好好说话了,他也认真地听着了。还说年底,有时间的话就去南山寺打个佛七。

还有我儿子,这一阵子也越来越懂事了。他上大学了,过年时收了点压岁钱,他一直存着,前几天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把压岁钱汇给我,让我缺啥就买点。又打电话叮嘱他爸,问长问短的,把他爸感动的。我们说话也不犟嘴了,很认真地听着。孩子他爸老感动了,你说这孩子,怎么这么懂事了呢?

在这里我想说,帮人就是帮自己。我本来想去帮舅舅打佛七,可是我自己却收获的太多了。我的湿疹与耳聋这两个顽疾,我本来是想以后专程去打个佛七的,可是这次却奇迹般地痊愈了。这一趟下来,收获多多,真是一言难尽。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:南无阿弥陀佛!

想想在我学佛之前,家中之事已经到了让我快要崩溃的地步。就像我在电话里跟柳师兄说的,一度都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,一家人都在痛苦的煎熬中。我在想我当时不想活了的时候,一想到如果我死了,我儿子不知会面对怎样的未来。这时在茫茫网络中看到了柳师兄的博客,人生的方向就一下子改变了,真如柳师兄所说的,学佛让生命从此走向光明,我们一家现在很平和、很幸福。这一切,都因为学佛、因为去南山寺打佛七而完全改变的。

现在的家里,时常有经书梵呗在静静地流淌。外面的阳光很好,照得我心里很暖。已是春天了,外面的花儿正开得灿烂,心里很踏实安定。

我好感恩,此生能遇到佛法;我好幸福,此生终没有错过佛法!学佛,是我此生最应该做的事情,已深深植入了我的生命体系,并且密不可分!虽然我仍然有着这样那样的贪嗔痴慢疑,习气仍然很重,但我会一直坚定地走在这条路上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!我深深相信,必将会迎来属于我人生中的春天的!

感恩阿弥陀佛,感恩观世音菩萨,感恩大势至菩萨,感恩地藏王菩萨,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!感恩一切龙天护法!感恩引领我进入佛门的柳师兄!感恩所有帮助过我的善知识和师兄们!

备注:

化州南山寺近期因故暂时停止佛七活动,需要打佛七的师兄,请就近去江苏金湖县大佛寺及广东惠州大亚湾清泉古寺等道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