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风与酒红

十一 故土

2019-10-08|霜风与酒红|

这次回了一趟故乡。村子太偏远,原来住在里面的人早就搬出去了。小村荒芜破落,几乎与恣意生长的草莽浑然一体。孤零零的老房子,已是苔深不能扫。  故乡位于长江南洞庭北,低矮的丘陵起伏连绵,是典型江 ....

十 普洱茶闲说

2019-10-07|霜风与酒红|

凡事都是根据需求,应运而生。普洱存世不下千年,一直在云南西南边陲默默无闻,近些年却一夜之间,身价百倍,其佳者,贵比黄金。 普洱的兴起,源于其功效。茶有消食化积之功,普洱这方面的功效是茶中之极品。不惟消 ....

七 白鹿洞书院随想

2019-10-07|霜风与酒红|

这次去东林寺期间,去了一趟庐山脚下的白鹿洞书院。当天正是下雨天,书院游人稀少。阶下青苔、院中古树、门前涧流,旧时风物犹在,只是物是人非了。书院门前的当地历代科举名单榜长得不可思议,在漫漫烟雨中,有一种 ....

四 读史随想

2019-10-07|霜风与酒红|

东汉末年,群雄并起。起兵之初,一次袁绍问曹操:“若事不辑,则方面何所可据?”而曹操反问:“足下意以为何如?”袁绍说:“吾南据河,北阻燕代,兼戎狄之众,南向以争天下,庶可以济乎?”曹操回答说:“吾任天下 ....

三 推恩令及其它

2019-10-05|霜风与酒红|

汉朝立国后,依古制分封王侯。但从汉初至中期,一直为诸侯王国问题所困扰。诸王侯之国过于强大,中央权力不及,动辄引起变乱,天下扰动不安。 汉景帝时期,晁错为御史大夫,采取强制措施,削诸侯之地,引发七国之乱 ....

二 青藏行

2019-10-05|霜风与酒红|

1999年,我负责甘肃和青海的销售工作时,曾深入藏区。 从西宁出去不远,就到了日月山。日月山是农耕区和牧区的分界线,相传文成公主入藏时,回望长安,在此久久徘徊,不忍西去。今天的日月山下,满地野花开得热 ....

《霜风与酒红》

2019-10-01|霜风与酒红|

一 塞北风 想回忆起读书的时代,与同学谈起所好。我说道:饮美酒、对佳人,登山临水、古今文章。那时爱看书,又在一本彩页中看到丝绸之路的介绍,于是就有了个梦想,就是一定要去塞外看看。 后来读史,我尤其喜欢 ....

返回顶部